公主塞玉珠子走路

君良和秦真武纵马离开凉州城已经一日过去了,怕有追兵不敢走官道,沿途走的都是小路,所以慢了一些。

二人打扮一副家族侍卫的样子,一样的衣服,腰中都挎着腰刀,只是君良背上多了一把长剑,路遇行人也都纷纷瞩目秦真武,没办法这个家伙长得太俊了。

秦真武长相属于那种俊美异常的,黑色的深邃眼眸,俊美非凡的脸庞,举手投足在在都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气,君良已经让他收敛一些,可是这种东西是天生的。

君良马上转头看了看秦真武,转过头来叹了一口气“唉!我要是长成这样那就完美了,师姐一定不会在对他冷言冷语的,也不知道师姐和明月在凤鸣山怎么样了”君良自言自语道。

两人相隔不远,秦真武听到之后道“良哥不要气馁,你长得也很好看啦,眼睛炯炯有神的!”秦真武话说到一半进行不下去了,君良长相普通,也仅是眉清目秀而已,他实在不知道夸什么了。

“你是在夸我吗?”君良脸上一丝囧意,这人咋不会夸人呢,就不能说我英俊潇洒,剑术高超吗。

“咳咳,良哥你有没有想过,把我送到秦国你以后做什么啊?”秦真武赶紧转移话题,聊不下去了,还是聊点别的吧。

“有啊,我把你送到秦国之后,我就带着师姐和明月去浪迹江湖,挑战各路高手,和师父一样,战遍天下,从此江湖要留下我的名号,那样的话回到家乡的时候多有面子啊!”君良说道,仿佛已经看到归乡时的场景。

“江湖留名固然是好事,可是这片山河分裂,国家之间战乱不平,百姓流离失所,穷苦不堪,良哥你不想改变现在的这种局面吗?”秦真武对着君良说道,声音越来越大。

君良被秦真武的话说的相对无言,想了片刻道“真武,连年战乱的原因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帝王家,都想着自己的地盘越来越大,才会连年征战,边疆不平。”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江湖游侠儿,我没有像师傅那样一人一剑敢于向百万人挑战的勇气,也没有和那些谋士一样的脑袋,即使我想改变,也没有办法,我只是一介武夫!”君良看着秦真武真诚地说道。

“勇气和聪慧并不是必要的,重要的是有没有一颗为了天下的心,良哥,你既然想过在江湖上创出一番名声,为何不想在青史留名呢!”秦真武看着君良微笑着道,黑色的眼眸里好像有着什么光彩出现。

“青史留名?我能行吗?”君良一脸怀疑,秦真武说的话让他的内心波澜起伏,但是他有些不愿意相信自己是否能够做到。

“良哥,你可知道武苏的父亲,在当上大将军之前也只是个普通人啊,看现在一国军神,当年一统七国大军何其威风,哪怕日后赵国不在了,但只要提起赵国,就不得不提起赵国军神,赵括。”秦真武一脸向往的说到。

“武苏他爹这么厉害的?”君良一脸诧异。

“肯定厉害啊,你手里的那块令牌,在整个赵国都可以畅通无阻。就算到了他国,别人也会卖他爹一个面子,你说厉害不厉害”秦真武白了君良一眼道。

“你不早说?那我们还走啥小路啊,直接上官道,有人阻拦就亮牌子就行呗!”君良一脸的恍然大悟状。

“不行,如果赵国现在刚刚上位的皇帝,追查下来,不仅会发现我们两个人的踪迹,更会连累武苏他们一家!”秦真武看着君良解释道。

君良又是一脸的恍然大悟,他这俩朋友好像脑子都比他好使,“好吧,那我们还是继续走小路吧,再有一天的路程就差不多到凤鸣山了。”

“嗯,良哥到了秦国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在我大秦当个将军啊?”秦真武一脸的真诚对着君良道,只是眼中划过一丝狡黠。

君良低头想了想道“行,只要你不嫌弃我就好,当将军兵法什么的我可一点都不懂啊。”君良笑了笑。

“哈哈哈”秦真武忽然笑了起来,转头又对着君良道“那有什么的兵法,都是骗人的,书上记载兵法用得好可以以少胜多什么的都是骗人的。打仗靠的是战士的勇猛,和将军的胆气,将勇则兵强,我大秦的兵卒可以说是天底下最强悍的了,我们秦国靠西北而立,前面是七国骚扰,背面是匈奴大军,秦人苦啊。”秦真武仿佛想到什么悲伤的事情,眼眶微红。

“若是当年,匈奴犯我边疆,我秦国也不会在七国面前输的那么惨烈,白将军更不会单人匹马去送死啊!我大秦剑神也不会被逼到绝境!”秦真武惨笑道。

“我不恨匈奴人,他们草原之上每到冬天就会冻死很多牛羊,不抢他们就会饿死,我恨七国这些落井下石的人。”秦真武红着眼睛看着君良说道。

君良看的出来,秦真武是真的伤心了,他也听说过很多两年前发生的事情,那时秦真武的父亲,也就是老秦王,老秦王一生兢兢业业,大秦百姓都念其好,可是染病暴毙,年仅十二岁的秦真武上位,刚刚登基,七国联军进攻秦国,奈何当时大军由蒙冲将军带领正在北部边疆抵抗匈奴,国内其余兵马不多,白不悔领兵出战,奈何敌众我寡,战死疆场!

“真武啊,别伤心,大秦当时过于强大,被他国忌惮太深。只是可惜我师父和白将军了。”君良安慰道。

“良哥你也不用劝我,这两年我早就已经想通了,也长大了。记得当年接到白将军密信时,当时信上写着“陛下,老臣白不悔,陛下谨记,七国来袭不容小觑,我皇年幼切勿胆怯,老臣有一法可解今时之势,割城让地蓄势待发,陛下先放下身段,待日后再报此仇,老臣九泉之下祝我大秦日日康盛,老臣不能活,七国忌惮我秦军威,我死后他们也能放心,臣白不悔请死!”秦真武现在还记得那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一生忠于大秦,死于大秦。

“这么说白将军是求死?”君良内心紧皱,他没有国家的概念,出生就是乞丐,没有信念。

“嗯!”秦真武点了点头。

“我现在越来越想去秦国看看了,我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国家,才能让一个人去求死!什么样的国家可以养出那一人一剑独挡千军万马的气概!”君良眼神坚定道。

二人边走边聊,小路崎岖,马匹走的也不快,眼看日头已经要落下,夕阳的余晖照在二人的脸上,身影也被拉得很长,微风吹过,周围的草地树木哗啦啦作响,一切是那么的美好。

“快些赶路吧!”君良说道,这都快天黑了,要赶紧找一个客栈或者一个能休息的地方,不然这晚上的蚊虫太多,入秋的蚊虫可不比夏天,这会儿要是被咬一口那真是好几天才能下去。

君良和秦真武小路疾驰,太阳已经落山,天色也慢慢的黑了下来,天空之上繁星挂满天空,前方不远有亮光,好像是有人的叫喊声,君良和秦真武朝着亮光的方向赶了过去。

走到近前,才看清原来是一支马队,也是找不到住处,索性落脚扎营,此刻正点燃篢火,周围一群人正在饮酒作乐。

君良走到近前道“各位大哥,我和兄弟赶路到此,未找到休息之处,不知可否挨着各位,也能有个照应?”

“来吧来吧,小兄弟都是赶脚活的不容易,你今晚就挨着我们吧!”为首的一个皮肤黝黑的光头大汉道。

“那便谢谢大哥了”君良抱拳施礼,拉着秦真武找了一块地方,拿出包裹里的帐篷,一番摆弄之后坐了下来。

“两位小兄弟,过来一块饮酒啊,这地方偏僻晚上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少喝点,来!”为首的大汉热情的邀请道。(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