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的奶水

“小师妹,快来看看我从深渊魔界带回来的血狱婆娑树,这树木的纹理倒是寻常,关键是那宛如婴儿的叶子,脉络玄奥,隐含道纹道之韵,真是令我打开眼界啊。”

“小师妹,这是我新得到的一种宝贝,名叫贝罗,其声如洪钟,却有琵琶的清灵之韵,洞箫的沉浑之意,我的神音道纹道又要有所精进了!”

“小师妹……”

一路上,一个个相貌各异,或老或少,或男或女的师兄师姐,看见俊美少年之后,都是热情打招呼,挽留她做客,但却都被拒绝了。

俊美少年似是揣着一种心事,眉头紧皱,行迹匆匆,很快就来到众峰深处。

这是一座简简单单的小山峰,山峰上只有孤零零一座草屋,俊美少年并没有推门而入,而是坐在草屋前的一块青石上。

这块青石斑驳暗哑,饱含岁月的痕迹,形状不规则,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然而当俊美少年坐在上边,在她的眼眸中,头顶那永恒散发光明的星空顿时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亿万颗星辰呼啸着,拖着玄奥的轨迹,朝中央汇聚,形成一片浩瀚之极的星云图案,那一颗颗星辰,就像笔尖之下的道纹一样,涌现出无穷无尽的变化,玄奥复杂,仿似以涵盖了大千宙宇的所有衍化之理。

换做其他人,看到这幅景象,恐怕一眼就会被吸走灵魂,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星道命理,大道天机,寻本溯源,衍化我心……”俊美少年蓦地伸手,跨过无穷界限,朝那星云中“捞”去。

顿时,一幅画面呈现眼前。

那是一片森林,森林中两女一男,那男子盘膝坐地,似在修炼,而那两个女子则抬手朝他击杀而去……

“看来我的推演不错,师弟的命格虽被天机掩盖,但在阴阳交融之时,借助欢喜圣兽的本源之力,就能冲破迷障,神游命运长河之畔……”俊美少年霍然起身,喷出一口鲜血,然后手指一按,以那鲜血在虚空中勾勒起来,眨眼已出现一道虚无光门。

“哼,真是混账!搅得我心神不宁,原来都因为此!”俊美少年跨步进入那虚无光门,瞬息消失在草屋之前。

——

森林中。

眼见秦无缺就要死在卿婵娟和梵婉淑的联手一击之下,大白眼眶欲裂,流淌出两行血水来。

嗤啦!

就在这时,秦无缺身前的虚空骤然裂开一道缝隙,一只纤细白嫩如青葱般的玉手探了出来,这只手仿似带着魔力,甫一出现,周围一切灵力波动顿时凝结,仿似时间也在这一刻停止了。

卿婵娟和梵婉淑眼瞳都是骤然一缩,万没想到都到这种时候了,竟然又会发生如此惊人的一个变故。

想要杀死秦无缺已经不可能,她们反应也不慢,当即就想要收回攻击出去的手掌,但却骇然发现,自己的手就像被定在了虚空中,任凭她们施展出浑身力气,也是纹丝不动!

谁!

究竟是谁,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她们看着这只划破虚空而来的玉手,就像看到世上最恐怖的事情,哪怕她们心性再如何坚韧,此刻也不由面色骤变,惊慌失措。

“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占了我师弟莫大的便宜,竟然还要杀人灭口,真是欺人太甚,不识好歹!”

一道清脆的声音,如珠落玉盘一样,叮咚响起,而后在那裂缝中,一个锦袍俊美少年,负手踱步而出。

这个美少年,唇红齿白,明显是女扮男装,但却自有一股天然风韵,俊美风流,举手投足之间,仿似整个天地都为她的风采欢呼,呐喊,雀跃,绝世无双。

然而当美少年的话音一出口,卿婵娟和梵婉淑就感觉自己像被天地抛弃掉,孤立无援,又像被大道放逐的罪人,千夫所指,逃无可逃。

因为在她们眼中,天地之间的气流、元气、云雾,森林中的花草、树木、岩石、灰尘……万事万物都像愤怒了一样,抗拒自己,排斥自己,仿似要把自己撕碎齑粉!

这是怎样一种境界?

寥寥一句话,就能令得天地法则都臣服、受其调遣,恨不得为她赴汤蹈火,碾碎一切令她感到不悦的存在!

看到这女扮男装的美少年,大白开心笑了,拱了拱手。

和卿婵娟和梵婉淑感觉不同,从美少年甫一出现,他就感觉天地间无尽的灵力,朝自己体内涌入,温顺的就像一只绵羊,不仅把体内伤势恢复如初,连之前自损性命所消耗的本命精元,也正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恢复。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来自秦无缺这位“师姐”的手笔,运用天地万物于股掌之间,一念起,万物生,一念灭,万物绝,随心所不逾矩!

美少年伸出纤白如青葱似的玉手,掐了掐大白的小脸蛋,眉开眼笑,“傲骨铮铮,气节凌云,不错,不错。”

一直以英俊冷酷示人的大白,破天荒地露出一丝羞赧,低着脑袋,似是不敢看美少年的眼睛,嗫嚅不已。

美少年又笑嘻嘻揉了揉大白的小脑袋瓜,转过头时,白皙清稚的脸上已没有一丝笑意,淡然如水,她的目光在卿婵娟和梵婉淑身上打量片刻,摇头道:“一个金仙转世之身,却只恢复了金仙时不到千分之一的记忆。一个邪莲伴生之体,修炼的却是错漏百出的吞魄魔功,修为也是稀松平常,真不知道你们哪里来的优越感。”

见美少年一语道破自己的底细,愿本就心生大恐惧的卿婵娟和梵婉淑脸色再次一变,愈发不敢轻举妄动。

卿婵娟深吸一口气,凝声道:“你是谁?”

她在美少年身上,感受到一种无法撼动的力量,深不可测,就像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缕天道意志!

这种感觉是她从没有体会过的,也是她转世修炼至今,第一次感到绝望。

是的,绝望。

哪怕是她的师尊云鹤道人,哪怕是她搜遍脑海中的“金仙”意识,也都无法寻觅到,能给她造成如此恐怖压力的人!

小师弟?

这个结丹境小子,怎会拥有如此恐怖的一位师姐?他……究竟是谁?

卿婵娟琢磨不透。

和卿婵娟一样,梵婉淑同样在惊慌不安地揣度对面美少年的身份。

卿婵娟金仙转世之身的秘密,整个大罗王朝都知晓,而她则不同,她的邪莲伴生之体,除了血月宗宗主一个人,再没有其他人知道。然而这个绝密,却被美少年一眼看破,甚至道出自己修炼的吞魄魔功,都是错漏百出,这该有怎样的境界才能做得到?

“这个问题有意思么?”美少年皱眉不悦道:“你们要明白自己的处境,既然之前你们觉得我小师弟在任何一方面都比不过你们,觉得可以肆无忌惮地践踏他,伤害他,甚至是取走他的性命。那么现在,情况变了!”

说到这,美少年眼眸一凝,漆黑的瞳孔中,就像突然涌现出一片浩瀚星空,日月星辰在其中忽生忽灭,大道衍化之数在其中循环不休,与此同时,她整个人仿似化身为一条亿万星河,气势之恐怖,令四周一切景象,都仿似化为虚无,变得虚无渺茫起来。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翻覆,这一刻,美少年念头甫动,杀机顿生,仿似只要她愿意,一个念头都能令卿婵娟和梵婉淑爆体而亡!

感受着虚空中的杀意,就像被一柄利剑抵在了喉间,卿婵娟和梵婉淑齐齐不可遏制的从内心生出升起一抹恐惧,遍体生寒,如坠冰窟。

她们的脸色刷白,内心的骄傲、矜持轰然粉碎,什么傲人姿态、什么尊贵气息,都纷纷土崩瓦解,那模样就像被打落云端的鹌鹑,拔了毛的凤凰,显得无力可怜之极。

“蹂躏你们,的确很无聊,于我而言更是没有一点的成就感,若非因为我家小师弟,我根本懒得看你们一眼,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们不配。或许在别人眼中,你们头顶无数光环,受无数人敬慕,但在我看来,也只不过是沧海一粟,连我家小师弟的一根毫发都比不得。”

“知道我为何说这么多吗?因为你们的愚蠢行为,让我感到愤怒,得了好处,反而要加害我家小师弟,真是够无耻的。虽说我答应过某个老家伙,不会插手一些俗事,但这次既然把我引来了,那也不得不破例违背一次了。”

美少年慢条斯理说道,言辞平淡,但却像冷锋刀刃一样,一刀刀切割在两女的心上,令得她们心都在颤抖、滴血。

但她们却无法辩驳,因为美少年说的是事实,因为美少年的实力,有资格这样说话!

大白在一旁看得心中大爽,大呼痛快,之前这两个女人追杀秦无缺和他,言谈举止之间,仿似掌握生杀大权的女王似的,而秦无缺和他则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任人践踏的蝼蚁蚍蜉,任人予取予夺的案上鱼肉……

那种被无视、践踏、生杀予夺的感觉,非亲身经历根本难以描述其中一二。而如今,情况却大逆转,角色互换,卿婵娟和梵婉淑则成了被无视、践踏、生杀予夺的对象,大白心中之爽快,也就可想而知了。

“你……想如何处置我们?”卿婵娟脸色苍白,缓缓说道。

“我当然不会杀你们,虽说这对我来说再简单不过,但既然你们有幸能够见到我,也算是一种缘分。”

美少年的目光落在秦无缺身上,脸上的冷意瞬间融化,唇角含笑,“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五年后再与我家小师弟一战,你们是生是死,由他的实力来决定。如何?”

听美少年并不打算灭杀于自己,卿婵娟和梵婉淑都是暗自松了口气,旋即一怔,五年后再与秦无缺一战?由他的实力来决定自己的生死?

两女互望一眼,眼眸中的希望之色越发明亮,在她们看来,自己或许永远无法逾越美少年这座大山,但是面对秦无缺的话,取胜的机会无疑要容易得多。

美少年似笑非笑,似看破了她们的心思,但也不点破,心中暗道:“老家伙啊老家伙,我如此忍声吞气地放过这两人,没有插手小师弟的事情,总该不会干扰到他的修行吧……”

嗖!嗖!

在立下天道誓言,不会在未来五年中对付秦无缺之后,美少年当即把两女撵走,那模样就跟驱赶苍蝇似的。

大白看着两女安然离开,不甘心道:“喂,你怎么不杀了她们?你可不知道她们刚才有多可恶!”

美少年摇头笑道:“你不懂,若我插手,岂不是变成了和她们一样的人?仗势欺人可不好,想要报仇,就亲手打败对方,用自身的实力狠狠抽对方一个响亮的耳光,那才叫爽快。”

大白撇了撇嘴,心有不甘道:“她们可以仗势欺人,咱们又为什么不可以?”

“好了,等他醒了,不要告诉他此事,要记住哦。”美少年话锋一转,笑嘻嘻说道,不再跟大白辩解,哪怕大白说的话,她内心也是极为认同的。

大白点点头:“放心吧,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秦无缺变得更强大,毕竟修行是一个人的事情,必须具有独挡一面,虎吞八方的大气魄,方才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美少年点点头,深深望了一眼盘膝坐地不曾醒来的秦无缺,也不见她有所动作,整个身影就像星光一样,由实变淡,直至杳无踪影,彻底消失不见。正是来也无形,去也无踪,渺渺沓沓,如大道之机,鬼神不觉,仙魔不惊。

呼~~

在美少年离开之后,大白长长吐了一口浊气,仿似卸掉了心头一座万斤巨石一样,遍体轻松。

“想不到啊,秦无缺的师姐太牛了,恐怕连金仙都不是她的对手,也不知其背后的师门又有多恐怖,不敢想,不敢想啊……”

大白一边感慨,一边警惕地注视四周。

美少年已经离开了,卿婵娟和梵婉淑也答应不会在这五年中加害秦无缺,但在这撒哈拉沙漠深处,尤其是这片古怪的森林中,凶机四伏,危险重重,也不得不防有变故发生。

a(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