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请帮帮我全文阅读

萧错似乎并不理解吕典的状况,所以一味地劝食、劝饮。吕典不胜其烦打了个幌子借尿遁跑了。这屈氏府邸与吕典之前所见的诸多金册府邸都有所不同。既不宏大,也不张扬,没有格调,也没有夸张。它就像是一个堡垒,阴沉而又冰冷地驻扎在海边似乎早已在等待这场人族与海族的大战到来。

吕典回身看了看热闹的宴饮,突然一股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这一群人中除了陪侍的侍女和仆人,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屈氏的人。吕典正想着,一个小厮突然来到吕典身边躬身道:“吕先生,家主有请。”

吕典轻蹙眉头道:“头前带路。”

夜幕笼罩之下,小厮带着吕典在府邸中四处乱转。吕典感觉到一种隐晦而又压抑的力量在身边涌动,如果没有感觉错误,那应该是阵法。这屈氏府邸真当是古怪之极,竟然在府邸之内布置复杂的阵法。由内而外,由外而内,层层布防,究竟是在防什么?这屈氏家主无缘无故召见又是所为何事?

没等吕典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团昏黄的光团让吕典的神经突然紧张起来。这是一处山壁,这团黄光仿佛无着无落地“趴”在山壁上。趴这个动词是一种形象的表述,因为这团一人高的黄光似乎就是趴在山壁上的诡异无比。这屈氏府邸真当是处处透着难以理解。吕典感觉到自己一直以来的疑惑可能真的会在这里得到解开。

“先生,家主在里面等您。”小厮躬身退去。

吕典站在黄光面前踌躇半晌,但最终还是向前跨了过去。忽然间,吕典觉得浑身一紧,仿佛被什么东西吞进了肚子。等再次看到眼前的一切的时候,一张巨大的圆桌,九张仿佛獠牙一般的座椅围绕着。圆桌是难看的肉红色,就在吕典对面,一个面容枯槁的老人静静坐在那里,似乎早已在等待吕典的到来。

“右手第三个位置是你的座位。”老者开口说话,声音中夹杂着咕哝和低沉。

吕典缓缓走到老者指的位置坐下道:“老家主能为小子解惑么?”吕典拍了拍桌子,这句话意味深长,他倒想看看这个素未谋面却很可能是幕后操纵者的老者会怎样回答。

“你想解开的是什么疑惑?”老者道。

“所有的。”

老者咧嘴冷冷一笑:“那只能等这九个位置的人齐了方才能解开。”

“那我不妨等一等。”吕典说完暗自运起功法,这一战恐怕在所难免。

“你连手都没了,难道还想要与老夫争斗不成?”说话间,老者浑身气劲激荡。刹那间,吕典便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这种气息在冯子山身上感受到过,在梵林梦身上也感受到过,甚至在死去的顾老太翁身上也感受到过。

吕典暗暗哼了一声撤去了功法,气机一消,老者也相应的撤去了。他道:“你之所以还能坐在这里,只因为你杀了一个人。”

吕典愣了一下,并未答话。

“虽然不知道顾老头是怎么死在你手上的。”老者看了看吕典,似乎在等待着吕典给出答案。

忽然,房间内黄光闪动,一个老太婆的身影出现在房间之中。她走到老者左边的下手位置缓缓坐下道:“因为这人身体之中藏着永生之眼乃天赐至人。”

老者笑了笑道:“原来如此。那他成为九仙一员,老夫无异议。”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吕典心中有些不忿,这些年他所经历的诸多离奇诡谲之事,现在基本上确定跟这俩货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老者撇了撇嘴忽然一股子阴风吹进来。老者身后一个巨大的幻境,幻境之中枯木成林,但细看却发现那树木竟然都是吕典在无生秘境中看到结着婴儿的诡异树木。吕典骤然浑身头皮发麻道:“无生秘境与你有关?”

“非也,老朽永生之秘在于这元婴木。此木生于阴阳之间,接引天地浑浊之气。你不是见过么?”老者言语中带着些许引导,两颗枯朽的眼球迸发出可怕的光芒。

老妇人微微一笑道:“吕典,你看我这。”

说完,老妇身后一片昏黄,黄沙漫漫之后一座巨大的城池耸立,竟是那无尽黄泉。老妇人道:“老身乃是金册萧家之主,九仙之一,接引无尽黄泉,枉死城之事乃是一场借观。是为了考察你是否身具长生久视之心。须知,这世上并非人人都能有长生之心。天地不死,唯我独存。你在之前的犹豫和多情,让我等有了这层考虑。不过之前在建康之时,你坏我之事,这笔账老身迟早要跟你算清。”

吕典大脑开始逐渐清晰,难道这一番经历都是一场所谓九仙的考验不成?这手笔之大,跨度之久简直闻所未闻。长生?自己凭什么长生?这些考验曾否询问过自己的意见。

又一道白光闪动,一个模糊的影子开始清晰。她飘动的身影缓缓来到吕典身边缓缓坐下道:“你终于来了。”

龙千玉!一次又一次误导自己判断的龙千玉竟然也是这九人中的一员。一幕幕虚假,一幕幕可怜涌上吕典的心头,吕典登时要怒,之听龙千玉道:“阿典,这是长生久视的必经之路。修真只是获取力量之法,真正的长生与修行无关。就好像是你,天生内蕴永生之眼,如果不是这一番生死激发,你至今都无法开启前世今生。些许情爱是可以放弃的。至于说林舒语,我已帮她重塑身体留魂转生,如果你想去找她,我可以给你指出方向。不过,我得提醒你,仙凡有别,到头来红颜枯骨,也是必有的遗憾。”

“当然,你要是能娶了白月仙子,那就完全没有这个问题了。哈哈哈!”一个疯疯癫癫的声音突然从吕典背后钻出来。一阵风一般地落坐在吕典身边。吕典侧脸一看,竟然是梵林梦!

“你……”

“我什么我?老子可是虚实之道的仙人。你以为你弄死顾老头的手段能弄死我?顾老头本来是坐你这位置的,没曾想才两千年,屁股都没坐热,被你小子看了一眼就死了。这永生之眼可真不是看玩笑的。”梵林梦说完笑嘻嘻地鼓动着扇子,接着道:“既然今天大家都在,你小子也到了这地方,况且还有一场大战在即。该认的我也不推辞,帝血阵图的事情是老子给你下的套,以后要是不爽就来我幻境试试,我倒是真想尝尝永生之眼的威力。”

吕典现在的心情复杂么?当然复杂,这群弄不清状况的所谓的仙人就是这一直以来让自己痛苦不堪的幕后主使。吕典一直以来都以为幕后主使只有一个,没想到竟然有九个,而且各个都是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怪物。自己就算是长了七巧玲珑心也斗不过这群变态。吕典看了看圆桌,已经坐满了五人,九个位置意味着还有四位。便道:“那还有四位藏头藏尾的未免不太君子吧。”

乌光白光裹挟着仿佛混沌一般忽然一阵激荡,一个声音讨厌道:“每次都得跟你一起过来,实在是有辱我的身份。”

“你以为老子喜欢跟你裹在一起么!”

吕典眉头紧皱,看来最后四位其中的两个已经明了——夜神和白神。吕典其实已经隐约感觉到这两个的异样。毕竟以夜神的实力竟然会被白神困住,着实不应该。两个人实力相当不应该是这样的关系,后来夜神脱逃之后,白神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反应。见两人联袂而来,吕典思绪中的问题瞬间解开。

长叹一声,吕典一把抓住了龙千玉的手。这样的局,自己挣扎又有什么用?不如混蛋一番。龙千玉反倒被吕典这一抓给抓愣了。

白神笑道:“你小子进步挺快嘛。这么快就已经理解了前世今生,更不得了的是还领悟了无喜无悲。挺好。”

夜神没多话,两人一起坐在老者的右上首,显然力量似乎给他们的身份带来了更加尊贵的地位。

一股阴风刷过,一个无头尸钻了进来,他嘿嘿一笑:“不好意思,迟了一步。”

吕典登时站起身来,那无头尸怪笑一声道:“怎么?小子,身体皮囊还看不透?既然不喜欢,那我出来便是。”话音落,一道阴影坐在了椅子上,他就只是一个影子,或者说是鬼魂,而林舒语的无头之身瞬间灰飞烟灭。

老者站起身来道:“最后一位看来是不会来了。既然人已到齐,想来吕典你也明白了个中之事。老夫就将今日召集诸位前来之因由说清,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谁说我不来。”阴沉缓慢的声音飘进诡异的空间,一个清瘦的人影跟吕典打了个对眼。

吕典再次激动地站了气来,来者竟是冯子山!

老者长叹了一口气道:“到头来,你还是夺了尹喜的气运,终得长生久视。不过,这一段,你和吕典的因果不小。你就不怕你这便宜徒弟杀你?”

冯子山盯着吕典的眼睛道:“小子,你真要杀我?”

“你处处布局,引我入坑。如今还问这样的问题?”吕典怒道。

“真假虚幻,光阴流转。你又能看尽几个春秋?”冯子山缓缓道。

老者见两个要吵起来便放出气势打断道:“好了,如今我等来此不是为了消解你们两个的恩怨。今日,我们要解决的是关于天子的问题。两个月前,建康之事,想来诸位都有所耳闻了。孽龙降世推波助澜,海族蠢蠢欲动。当年,我等引龙族化身为人登临天子之位,同时镇压鲲鹏以绝海患。没曾想,岁月引动,这天子一脉竟然不听号令,令妖女怀下怨龙种,同时诞生下来。”老者说着看了吕典一眼。吕典回敬一眼心道:若不是你们坑我,我会做这样的事情么?活该!

“多说无益,今夜便灭了天子一脉再从金册中挑选天子便是。”夜神道。

“龙族早已退化殆尽,早就该灭了。”梵林梦附和道。

忽然,吕典想到了一个关键性问题。自己引着于茉喧来到这里,难道他早已知晓这些人要灭龙族?人族的天子竟然是龙族的血脉!怪不得怀孕会怀上那样的怪胎。等等!于茉喧既然都来了,那孽龙一定也来了。母子一心,她所仇怨的哪里是天子一脉,都是苦肉计!

吕典刚要开口提醒,忽然感觉地动天摇。老者陡然起身道:“不好,封印鲲鹏的大阵被人攻破了!”

其他几个人也马上站起身准备离去,但空间似乎被封闭了,谁也无法离开。白神道:“早就跟你说了不能把聚会之地设在鲲鹏的嘴里,现在出事了吧!”

老者怒喝一声身后幻象涌动,还未等他爆发。吕典便听得一声凄厉的婴啼,随后便听得于茉喧含泪道:“恩公深情厚谊,茉喧只得来生再报。”

话音过后,一切归于黑暗。

待吕典睁开双眼,一股消毒水味道涌入鼻中。他抬眼看了看身边照料自己的女子。她究竟是自己的妻子,还是报恩的于茉喧!深沉的意识深处,一只巨大的眼睛缓缓睁开了……(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