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春情

</script>“滚出去!”

占六后面的几个字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凌厉的怒吼声给吼了出去,出去前还看到他双手正把胸前的女人揽在怀里,用他高大的身躯挡住他的视线,可就算二哥在及时,他那样急速的踢开门进来还是看见了二嫂圆润又白皙的肩头,还有她红润的脸颊,还有那样的姿势,不用想都知道二哥在干什么,占六脸红又尴尬。www.しwxs.com

早知道他就不应该那么冲动的冲进去,现在好了,二哥等会出来不知道要怎么收拾他?越想,心里就越怕偿。

“进来!撄”

门内的一声低吼让占六生个身体突然一僵,心里陡然一震,嘴角抽了抽的打开门,看到最在一旁,脸色很难看,浑身散发着冰冷寒气的某男,在看看某个满脸通红靠在床头边上的顾意,他红着脸道,“二嫂,我不是故意闯进来的,我不知道你跟二哥在…….”

“说正事,扯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做什么?”男人深邃漆黑的眸子如冰一般射向他,指尖把玩着一支香烟顾忌到顾意没点燃。

占六嘴角抽了抽,心里一咯噔,嘴一撇,什么叫乱七八糟的?他这不是正在说吗?二哥,你怪我撞破你的好事就直说,现在连话也不让他说了是吗?

顾意看了一眼脸色很不好的某个男人,看着占六一脸委屈的模样,她虽然脸红却还是点点头的小声道,“占先生,抱歉,我…........”

“不,二嫂,别这么说。”看到某个男人递过来的眼神,占六僵了僵,对着二哥看了一眼二嫂,有她在会不会不太方便?

顾意也看出来占六想说的话根本就不想让她知道,顾意站起,对着商祁止道,“我先出去,你们谈。”

“不用,别走,就在这,从现在开始,没有什么你不能听的。”商祁止突然对着已经要走到门外的顾意道。

顾意看着那张冷峻成熟的侧脸在柔和的灯光下,斑驳,深邃,令人晃眼,男人的视线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炙热而又强烈。

看着他霸道的样子,顾意只好退回去吗,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可某人又不爽了,拧着眉看她,“过来,做在我身边。”

顾意咬着牙,无比乖顺的又站起身,慢吞吞的走在他身边,却被他伸手一拽,她吓了一跳,整个人突然撞在他的怀里,他捧着她的脸,看着她惊慌失措的脸,笑了笑,不顾还有人在场,低头啄了一下她的红唇,在她要挣脱的同时,他正了正身子,抱住她纤细的腰身,把头靠在她的肩窝里,在她耳畔道,“好了,别动了,就这样,恩?”

带着一丝暧昧跟一丝丝别有深意的警告。

这个男人………..真不要脸!

看到两人的姿势,占六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窗外道,“二哥,这下有些棘手了,你知道吗?何雅唯没有死,撞上二嫂的那辆车里,就有她,而且她已经醒了,可是至于是在谁的手下里苏醒过来,我就不知道了。”

何雅唯?

顾意身体一颤,双瞳一缩,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身后男人的身体具颤,可是何雅唯事他的前妻,可是不是都死了吗?为什么还活着?还开车撞她?

她越来越不懂,可也没当场就问,她知道,身后的男人肯定比她还怀疑,他肯定也不知道那个女人会活着吧?并且当时他大哥跟何雅唯在同一个飞机上死的。

“有几个人知道?封锁消息了吗?何家的人知不知道?”商祁止眉头紧锁,眼神冰冷的望着占六,真没想到是哪个人会让那个女人在这种时候突然苏醒,就连郁绍南都说暂时不可能苏醒,那个女人还真是有本事……….

占六喘了一口气道,“绍南哥在上手术台前要我跟你说,就算是现在醒了,那肯定也是用了药物,药物有致命的后作用,只要用了,何雅唯坚持不了三天,就会全身僵硬而死,我猜何雅唯之所以一方面是在这钟时候苏醒,一个是她背后的人,一个是何雅唯自己想苏醒,二哥,你别忘了,她现在肯定着急的想见小书,自从生下小书,何雅唯从来就没见过他,也许是真的想了。”

“哼!见小书?怎么可能?”商祁止冷哼一声,搂着顾意的腰身微微加了力道,她微微有些疼,却抬头看着他冷漠的脸,什么都没说,相反的,她很心疼,她又听他说,“害死我哥的那天,她就失去了见小书的可能,所以就来用顾意来要挟我?”

“不管她背后的人是谁,何雅唯都不可能见到小书跟伤害到顾意,告诉底下的人,看好小书不准除了我以外的任何接近他………”

顾意拽了拽他的衬衫,表情有些不忍的看着他道,“祁止,我不是为小书求情,我只是觉得,他现在还是个孩子,他已经很孤单,很寂寞了,还不能上学,你又不准任何人接近他,他会很难受的,她也很可怜。”

“他可怜,那我哥呢?”商祁止皱眉的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清澈的双眼,漾着水光的看着自己,他脸如寒霜的道,“你永远不知道我哥有多爱我,在我当军人结束的那天,我哥本来是要来接我的,可是呢,他发现了何雅唯在我的背后跟着别的男人出国旅游,动作暧昧,我哥气不过就打了那个男人,可是你知道那个男人最后怎么对我哥的吗?”

顾意心里一颤,他……..他不是不知道的吗?

终究还是查出来了。

“当我上了那个飞机的时候,那个男人跟何雅唯当着我的面绑着我哥,上面又绑着炸药,最后推下了飞机,他………”

“别说了,祁止,别说了。”顾意双眼朦胧的伸手捂住他的嘴巴,不想看他沉痛的眼,不想让他在回忆那段不好的回忆,她好心疼。

商祁止凄苦的笑了笑拿下她的手,又道,“推下去,然后,嘭的一声,炸的粉身碎骨,他是为了我,为了我,女人的背叛害了我哥的一条命,我从小所有该有的,不该有的,都是我哥给我的,他才刚刚接手商氏,他还有喜欢的人,他说,他想当医生,不想接手公司,我走之前答应过他,只要我回来,我就让他去国外最好的医学院,你知道吗?他虽然是我大哥,可他却只比我大一岁,那么温柔,那么为我着想,就是因为一个女人,他死了,你知道这几年我是怎么过的吗?”

顾意心疼的眼泪簌簌的滴落在他的衬衫上,手背上,看着他眼里也闪着泪光,心疼的难以复加,慢慢的靠近他的怀里,抱住他,给他最大的安慰。

占六眼里也闪着泪光,不敢看这边,二哥,这些年来真的很苦,负担那么重,之前一直在他们面前压抑着,现在终于跟二嫂倾诉了。

真好!

“小书不是我的儿子。”他突然沉声道。

顾意猛然抬头震惊的望着他,占六也吓了一跳,她张了张嘴,商祁止,抬手擦干她脸上的泪水,知道她在心疼他,抿着嘴,淡淡的道,“结婚那晚她说她身体不方便,我没碰她,第二天我就走了,怀孕?哪来的孩子?那个男人的,害死我哥的那个男人,我没虐待小书,已经是最大的仁慈,只要郁绍南一个人知道,这些年养着他,完全是因为我当年因为炸了那所飞机之后,我失忆了一段时间,被我找到时,我才知道。”

“何家人不能动?”商祁止冷笑,“何家的公司,早已经被我掏空,已经是一个空架子,只要我一个命令,何氏不到一天就会消失在黎城,何家的人以为有我父母不知情的状况下就能庇护他们吗?呵呵,不能,我不会如他们所愿。”

“你是说……..”

顾意跟占六诡异的异口同声的望着商祁止道。

占六拍了一下桌子上前道,“那之前你说打击宋家的时候,已经在默默的对何氏掏空?就是因为我们顾忌着叔叔阿姨,二哥才没告诉我们吗?”

“说了你跟肖潜能听我的,去做?”

占六低头不语,怕是不能吧?

叔叔阿姨说过不能动何家,不是说他们愿意听他们的,只是叔叔阿姨在权衡利弊的告诉他们,伤害何家对二哥的名誉不太好,毕竟那是他的前岳父家里,这样不太好看,外界会怎么说他?

他跟肖潜不能不替二哥考虑。

可是现在二哥竟然全都解决了,他嘴角抽了抽,没想到他动作那么快,瞒的那么隐蔽,他们一点都不知道,怪不得之前绍南哥总是跟二哥在密谋着什么不让他们知道。

顾意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没想到他会对付宋家,就算之前他有说过,可他很久都没告诉她,现在再说,对付宋家她有些愕然。

商祁止捏了捏她的脸,看着她错愕的表情,他扯了扯嘴角道,“之前答应过你的,我没忘,还有,你母亲的那个小房子的产权也已经在你名下的,只不过,如果你要收下的下,是不是要给我生个孩子?”

“还有人呢,严肃一点。”顾意伸手给了他一拳,脸上还沾着泪珠,他干燥粗粝的指腹在她脸上温柔的擦拭。

商祁止也知道现在并不是做那些事的时候,看了一眼已经处于呆愣的占六道,“去大院让他们找一下何雅唯。”

“好。”占六点点头,刚要转身,门这时候突然砰的一声被人撞开。

商精锐本事温柔尔雅,可现在脸上却青筋暴绽的望着坐在椅子上的二哥,他后面还有商老太太跟商戾饶,面色都不好的看着他,顾意看着商家的人都来了,她惊得站起来,看向一旁坐在椅子上,虽然有些错愕却依旧淡定从容的男人,薄唇张了张,“爸妈,景锐,你们怎么来了?”

“二哥…….”景锐声音嘶哑的望着什么事都藏在心里的二哥,苦涩的道,“大哥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我们还以为…….”

商老太太忍不住的上前伸手就给了儿子一巴掌,眼泪直流,怒吼,“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大哥的死不怪你,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我们谁会怪你?为什么要自己一个承担?小书不是你的儿子,为什么也不告诉我们?为什么雅唯出轨也不告诉我们?我是你妈?是你的家人,为何要自己一个承担这些?”

“你在怪自己什么?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承担下来?你瞒的我们好苦,你这个…….”

说到最后泣不成声,商老太太直接靠在儿子的胸口上,商祁止眼里也闪着泪光望着母亲还有脸色铁青凌厉的父亲跟景锐,“不是不告诉你们,商家已经经不起动荡,爸跟景锐的身份不容许我有一丝差错,一步错,毁的就是整个商家,我不能那么做。”

“混账。”商戾饶看着儿子,板着一张脸,失去一个儿子很痛心却又不知道怎么死的,现在知道了,才知道是自己最骄傲的儿子在护着他们,能不气吗?“老子需要你保护?你大哥死的毫无预兆,难道老子还能摆不平这种事?我看你是怕我们怪你?”

商老太太立刻抬头看着商戾饶,“老头子,你在说什么呢?我们怎么可能怪他?祁止这几年熬的还不够吗?又不是他的错,你难道还不知道这个儿子的性子吗?你别在吼他,在吼他,我跟你没完。”

商老太太看着儿子,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脸,“这些年自己一个人承受这些很难过吧?如果不是我们听到,你想什么时候告诉我们呢?”

也许是一辈子吧?

“何雅唯就是个祸害,对我们商家做的太过分了,你做的对,架空他们家的公司,这还不止,本来想看看孙子的,现在好了,我们养了一头白眼狼,真的是.......”

“祁止,不好了。”郁绍南从门外脸色阴沉的跑过来,看到这一群人都在有些惊讶,商祁止对着他点点头,他心里顿了顿对着所有人道,“何雅唯不知怎么来了,去看了小书,不知是不是动了小书的氧气罩,小书呼吸不畅,已经……”说到最后似乎有些不忍说出来。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顾意脸色苍白,那么一个生命,就……

商祁止抱住她,脸色微冷,没有什么感觉,他就是为了避免感情的牵扯,所以他才不让他回国,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伤心。

商老太太身子一颤,要倒的时候,商戾饶飞速的抱住她,脸色凌厉,商老太太埋在丈夫的怀里哭着到道,“虽然他不是我们孙子,可是我们看着他长大的,儿子虽然……可小书到底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

“我陪你去看看。”知道老太太心里的想法,商戾饶提议道。

两人走出去,商精锐上前看了眼二哥,在看了眼他怀里的女人,想到他那时候才十五岁,大哥对他们都很好,却不在了,拍了拍二哥的肩膀,眼圈有些红,“二哥,这么多年辛苦你了,以后有我们,你不必这么累。”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商祁止看着怀里的女人还在哭,抬手捧着她的脸,看着她哭的跟小花猫似得,擦了擦她的脸道,“别哭了,恩?我还有些是没处理完,你在这里,还是跟我…….”

“我跟你一起去,我想跟你一起去。”顾意边哭边看着他道,她现在一点不想离开他,既然他不说那天晚上的事,那他也就不说,等他想说的时候,她在听,他没想到他那么在乎家人,那么爱父母兄弟却又把它衬托的更加有男人味,她的家人像个陌生人,可他一直在守护着家人,这个男人是她的。

两人一起出去的同时,来到二楼的意见儿童病房里,就看到抱着那小小瘦瘦的小孩子坐在地上的女人,只见那女人长的跟何雅薇很像,有一股女人成熟的魅力,可脸上却苍白无色的,旁边看着泪流满面的却是何家的一家人。

何家父母看着自己大女儿突然回来当然激动万分,听到她口中的事,自然也知道了当年商家做的事,何母上前道,“亲家公,亲家母,我们…….”

“别叫我们,你们女儿伤风败俗,害死我大儿子,你们还好意思叫我们亲家?我们算哪门的亲家?我们来只是告诉你,你们何家完了,伤害我儿子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商老太太看了一眼地上的已经闭上双眼的小书,拽着自己的丈夫,看到门口的儿子跟媳妇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回总院住几天,别让我跟你爸在家孤单的哭死,懂不懂?”

商祁止刚要说话,旁边的顾意就乖巧的接话道,“好,爸妈,我们明年就搬回家住。”她知道现在商家老太太跟老爷子受了那么大的打击,就算她不说,她也会劝商祁止回家的。

商家老太太跟老爷子“无情”的走了,何家父母有些忐忑的望着商祁止,何母刚要上前,就被何父拉住,何母却不管不顾的甩开他的手道,“祁止,看在我们家已经什么都没了,能不能绕过雅唯?”

“那谁能饶过我哥?”商祁止冷冷的望着何雅唯,冷哼道,“她那时候的情人饶过我哥吗?对我哥做了什么?以为我忘了吗?我这人很记仇,亲人的仇记得更清楚,我哥的一条命难道只值你们何家的那几个钱?”

何雅薇看着地上虚弱的姐姐,以前对商祁止的感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不敢说话,只是瞪着他怀里的顾意,仿佛这样就能杀死她一样,却又不敢做什么。

何雅唯这时才抬头看向那个许久未见的男人,突然大笑的道,“商祁止,你在新婚的第二天就走了,你把我放在眼里吗?你还在怪我偷吃,现在我儿子不在了,没了,我也要让你们偿命。”

她说着,放下儿子的小身子,拿着果盘上的刀站起来就要往商祁止这边冲,何家父母跟何雅薇想拉都没机会拉她,何雅唯才刚走两步,身子忽然一僵,眼瞳放大,嘴角流出血迹,不到十秒的时间她身子一软,整个人倒在地上。

顾意诧异的望着这一幕,有些没反应过来,可是她知道,他一直在保护她。

商祁止右手碰了碰左手上的腕表,看了一眼窗户外的一个机身的消音器,了然于胸,父亲的下属,早料到会有这事?

何雅唯死了,何家的父母从失去,到希望又到失望,一下子仿佛病倒,被商家打击的何家已经不是原来的何家了。

宋家,商祁止说,不急,慢慢的打击一点一点吃了宋氏才是最折磨人的好手段,顾意没过问这些,商祁止也不会让她知道什么,也不在让顾意来公司,只把她放在军区总院跟母亲聊天,做一些菜跟复习重新当大学英语老师。

商祁止问过她,想做什么,并不一定要在商氏,这是看她的兴趣,顾意说,喜欢跟学生讨论学术。

然后他说,他母亲年轻时是个教授,可以教她,为此,婆媳两个相处的很是融洽。

一切尘埃落定。

三个月后。

商祁止跟顾意本来要办婚礼,可是在这之前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就是顾意怀孕了,两人都很无奈,自从两人心意相通后,做这些事,顾意跟他自然不会做措施,也没在乎这个,没想到到结婚的前一个星期,在一次床事上,两人正在做着做着,发现出了血,商祁止看到血,吓了一跳。

顾意也吓了一跳,又不是那个来了,为毛有血?

商祁止不由分说的就叫了郁绍南半夜来了家里,一看,怀孕了,最后还批评了某男,某男第一次被郁绍南骂也不出声,就那么看着顾意,郁绍南骂够了,走人,留下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晚上,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两人不知在想些什么,却纷纷把四只手都放在小腹上,两人都有些尴尬。

商家的所有人都知道了顾意有了孩子后,都像是把顾意捧在了手心,不管商老太太还是老爷子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几倍,分怕吵到顾意,商精锐知道了也很开心,时常打电话给顾意问问宝宝的情况。

孩子五个月的时候,顾意跟商祁止商量了一下去湛城的老家,舅舅舅妈跟外婆看到顾意跟另一个陌生却矜贵的男人搀着进门的时候很震惊,顾意看到外婆时哭了,哭的像个孩子一样的埋在她的怀里。

又说了一些跟宋家的事,回避了那场拍卖的事,只是说两人时常吵架,离婚了而已,简单了事,原因是外婆经不住那些事,劲量的委婉,在说了一些跟商祁止的事,午饭时,顾意被舅妈跟外婆拉进了房里,外面舅舅跟商祁止在说些男人的事,舅舅是个憨直的人,却知道疼外甥,问了一些他的事跟对外甥女的事。

舅舅在灌他酒,商祁止却好脾气的一一接过,礼貌的又大方的喝掉,不留一点,为此舅舅很满意。

舅妈跟外婆却很担心她嫁入豪门,被婆婆媳妇,被人肉,顾意只有笑,一句话堵住了她们的嘴,“外婆,舅妈,你们看我圆润的脸跟五个月就这么大的肚子,你觉得我会受欺负吗?不管是谁,他们对我都百依百顺,我很喜欢商家的人,他们也喜欢我,真心的,而且我还怀着他们的孙子,怎么可能像你们想的那样?”

不必说,是他们想的太多,可是谁的娘家人不会在想自己的闺女在婆家有没有受到什么委屈?娘家永远是她的避风港。

他们的担心,顾意完全能感受到,也能想象到他们的担心,可三天下来,外婆跟舅舅舅妈完全能看的出商祁止对她的关心,纷纷满意的模样,几人出门,舅舅舅妈总会跟别人炫耀这是他们的外甥女婿,顾意一边摸肚子,一边对着他们笑,幸好,她有些庆幸,那时候宋怀川并没有来过这里。

而商祁止到了这里,本来就不爱说话的他,却因为是她最亲的人,他一直温和的笑着,打招呼,买了各种礼物给了街坊邻居,让他们平时多照顾舅舅舅妈外婆一家。

看到的人都夸商祁止好,舅舅看着商祁止越看越满意,舅妈跟外婆也都对商祁止满意的不可挑剔,可外婆还是担心的看着她,顾意笑着拍着她满是皱纹的手道,“外婆,别担心我,我真的很好,等我孩子生了,就能办婚礼了,但时候我就我们一家都接去黎城,看看商家的人好不好?祁止对我真的很好,那不是用钱衡量的,是用心,我能感觉的到,相信外婆也能感觉到对吗?”

外婆说,“人家那么优秀,家庭又那么好,你生完孩子也要争取让自己优秀,这样才能配的上他,知道吗?别给商家的人丢脸就行。”

顾意哭笑不得,都给商家的人生了孩子,还说丢脸?至于生完孩子的规划她自然也已经懂了,不过那都是婚礼过后的事了。

四天后,顾意边哭着边坐在车里看着外婆跟舅舅舅妈,他们叨叨的不停,顾意跟商祁止听话的点头,不反驳长辈的心意,又被外婆塞进了一些土特产,顾意不敢违背,只好带着,放在后备箱里。

孩子九个半月的时候,预产期的时候,肚子已经很大了,每到一个地方,商家的人都小心翼翼的看着她,这天正是新年,都说孕妇脾气很大,顾意是真的很大,前八个月的时候,顾意也没今天火气大。

一家子人在也避免不了顾意发火,由于肚子太大,顾意只能靠在沙发上,圆滚的身材她本就嫌弃又烦又难受,可是某男又在一旁只知道看电脑,看文件,顾意就恼火,说哭就哭起来,整个商家的人本来都在看联欢晚会,一听顾意哭起来,其余四个人虎躯一震,纷纷抬头看向她,就连扭头脸上震惊的表情都一样。

最终还是商老太太回过神,连忙关闭电视,上前道,“我的小意儿,怎么回事?好好的哭什么?”

顾意边哭边指着某个男人吼道,“妈,我昨晚听到他跟别的女人打电话了,肯定是在外面有人了,妈,你说我容易吗?我大着个肚子,晚上睡不好,又吃不好,他还在外面浪。”

商祁止嘴角抽了抽,刚要解释,那明明是你表妹,还没张嘴就被跟前的商戾饶踢了一脚,冷着脸批头就骂,“老子在妈怀着你的时候连大门都不出,你给老子出去找女人,真给商家长脸了,去给你老婆跪着。”

旁边商景锐有些看哥可怜,想说什么爸都不让说,而且还是因为他跟嫂子表妹的事,刚想着替哥说几句话吧,老爷子眉头一皱,指着他,“别给老子添堵,别求情,顾意不原谅你哥,我连你一起罚。”

商祁止冷着脸甩下笔,双眼瞪了一眼顾意,又看了一眼她的肚子,跟她脸上的泪,又看了一眼旁边一直对他挤眉弄眼的母亲,咬了咬牙,站起来。

顾意看到老爷子真冷着脸罚他了,又有些舍不得,商老太太早就料想到是这种情况,当时她怀着这几个孩子的时候,可没折腾,就由着她,顾意有些扭捏又有些不忍的道,“爸,算,算了吧,我觉得他不会背叛我,我相信他。”是她矫情,是她不自信,以为他不看自己了,不在乎自己了,就觉得心里有些难过,可是孕妇不是都这样没安全感吗?

商祁止瞥了她一眼,顾意脸红心跳,不敢说话,却突然肚子一疼,几分纷纷上前,三个大老爷们紧张的跟什么似得,商老太太却理智的吼道,“你们几个能不能别添乱?儿媳妇要生了,快点弄车的弄车,抱她的来抱她去医院。”

三个小时后,生个龙凤胎,商家的人喜欢的不行,何欢听到消息也跟了过来,看到一旁的商景锐有些脸红,有些躲避,不敢看他,商景锐看到她像个兔子一样的跑来视线就一直黏在她身上。

“你能不能别这么看我?”何欢小声又害羞的道,好可怕,表姐快来救我。

商景锐嘴角笑了笑,“又没脱你衣服看,怎么不能看?”

表姐快来啊,你老公的弟弟耍流、氓了,怎么办,好想打他,又不敢,怎么办啊?谁来教教她?

…………

一年后。

结婚的前某一天。

两个孩子已经能自己睡了,不会半夜哭闹,很乖,哥哥叫商沐遇,取字,商祁止大哥最后一个字,女孩叫商沐凝,

好友在电话里问,“顾意,你怎么运气这么好?连这样尊贵如斯,好看至极的男人竟然会娶你做太太,还对你那么好,你赶快教教我。”

顾意笑,“瞎猫碰上肥耗子。”某人在她身后沉默的开始解开衬衫。

好友又问,“你喜欢他什么?.”

顾意扯,“他的每一个优雅的动作,他解开衬衫后的风流模样,他连脱光了衣服都让我觉得,风度翩翩,风情万种,放诞风流,风神月朗,看你被人欺负他一副敢动老子老婆试试的模样,如果哪一天你觉得你看到这样的男人一定不要被吓跑,记得要一把扑上去。”

某人衣服翩然而落向她款款走来。

两人会一直幸福的走完一生,也许会有小小的分歧,但在商祁止的眼中,不管顾意变成什么样,永远,一辈子,都是他最重要的宝贝。

---题外话---很多话想说,抱歉,这篇文这么快的结束,这篇文,我很喜欢,但最后也许有很多的瑕疵,一方面呢,石榴也有身体方面,最近常常生病,生病了我也很少说,还有工作的压力,我其实一段想过要弃文,但不行,我不能让你们失望,想给男女主一个好的结局,这不能是三千字蛇尾,虽然写的太快,但最后两人还是永远的在一起了,至于顾思跟宋怀川,没必要写了,男主已经在报复宋家了,顾家也很快落幕,抱歉,让你们有的读者失望了,下一篇,有可能会是明年在开了,最后一次亲亲你们来。么么哒,希望你们到时候还在等我。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