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在我遇到楚凝之前,我一直以为这一世与我共赴白首的人必然就是那个与我自幼一起长大,凡是有主见能够挡一面的夜唯,因为她是我父母十分相中的人。直到那天我遇到了她,那个从玉雕里蹦出来的女孩……

那天是我母亲的祭日,心中惆怅,我孤身一人来到了忘川畔,那是幽冥的禁地,不会有人打扰到我。母亲说最喜欢听我吹笛子,我特意带上了母亲送我的笛子,只想静静的吹曲子给母亲听。

在忘川禁地有一尊玉像,玉像是一个容貌出众,身形姣好的女子。曾听说那是我的大哥也就是前幽冥太子按照他心爱的女孩的样子,一刀一刀亲手雕刻出来的。

那尊玉像在忘川矗立了很久很久,据说是大哥留在忘川镇压魔族余孽的。忘了说,我那大哥的心上人正是魔族的人,她叫做隐晗,大哥按照她的样子雕刻完这个玉雕后就神化了。

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看那玉雕,不得不说我大哥的雕刻技术炉火纯青,那玉雕简直就是栩栩如生,仿佛真有那么一个美丽的女子在一旁看着你一样,若非深爱雕刻不出这样的神韵气质来。

我想到了我的母亲,她曾经也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温柔,永远站在我能够看见的地方,关切着我,呵护着我,可是那一年她还是走了,我甚至没能回来见她最后一面。

我坐在石头上吹笛子吹的是我母亲最爱的曲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个人大声嚷嚷:“吵死了,吵死了……到底是那个不要命的在这里吵我睡觉?”

我皱了皱眉,在幽冥这么久,还从来没有人敢在我的面前这么的放肆。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干什么跑到这里来吵我睡觉?”那叫嚷的声音几乎是响彻了整个忘川,真不知道到底是谁更吵一些。

“喂!我跟你说话呢?”那声音已经到了我的面前。

我慢慢收住手中的笛子,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黑影,不看不知道,一看我整个人都怔住了,她……她居然赤身**毫不遮掩的叉腰虎瞪着我。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不知羞耻的人?出门都不穿衣裳!

“我问你话呢。”她气鼓鼓的用赤脚挑起一块石头朝我击打了过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结果我堂堂的幽冥战无不胜的九殿下居然让一块石头打中了眉心!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野蛮?”我暴跳而起,眉心已经是渗出了血来。

“我野蛮?”她仍旧不改凶恶的架势,恨不得要过来撕咬我,“明明是你打扰我睡觉在先。”

“我打扰你睡觉?”我不免嗤笑:“这里是幽冥的禁地,而你出现在这里,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

“少废话!”女孩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我,她说:“我管你是什么罪什么禁地,我打第一次醒来就睡在这里,你管的着吗?”

第一次醒来就睡在这里?我有些狐疑,抬头看了一眼身侧的玉雕,她们的模样还真是相似,几乎是一模一样。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就是那女孩眼角下面的泪痣,那玉雕它也有。后来我才知道这泪痣是我大哥完成玉雕时落下的一滴泪,正好落在了眼角之下,化成了一颗泪痣,他爱的那个叫隐晗的女孩没有。

“你是一直睡在那里面?”我指着玉雕问她。

女孩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她是玉雕幻化出的人形吧,所以她们才会那么相似。

“你赶紧把衣裳穿上,虽说这里没有人来,但是你这个样子未免也太那个……”

“衣裳?”女孩懵懂的看了看我,她明亮如星辰的眼睛滴溜溜的在我的身上游走,她忽然一个疾步过来扯住了我:“这个就是衣裳吗?”

“对呀。”我郁闷,难道她不知道衣裳是什么,并且要穿衣裳吗?她欣喜的、懵懂的眼睛告诉我,她是真的不知道。

“你……一直是这个样子?”

她抓着我的衣裳,感觉十分新鲜的前看后面,点头说:“是啊,是啊。你能把你的衣裳给我穿吗?”

“不行!”我一口拒绝了她,当我的眼睛再次飘到她**的躯体上时,我竟然停了下来,她的身体玲珑有致真是完美。

“为什么不行啊?”她昂着头,嘟起嘴,一派天真的问。

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纯真清澈的眼睛,可惜它生在了这样一个野蛮的人身上。

我仓皇的移开自己的眼睛,推开了她的手,退开了老远:“不行就是不行。”

女孩不依,她就像是一个小狐狸一般,十分灵巧的窜到我面前,一下子缠住了我的身体,她挂在我的身上不由分说的剥我的衣裳……我当时有多狼狈?

“九殿下……”

身后传来阿姝的声音,我恨不得立马变身躲去,可是来不及了,那女孩勾着我问:“找你的?”她自顾自的嘀咕:“以前都没有人来的呀,今天怎么一下一个呢?”

“九殿下,冥王请您过去一趟。”阿姝连忙背身说,我不知道她此时此刻脸上是何种表情。

“九殿下?”女孩转头问阿姝:“九殿下是什么东西呀?”

阿姝也被她的无知弄的手足无措,她仓皇的说:“阿姝到外面等九殿下。”

“喂!你别走啊。”女孩试图抓着我去追阿姝。

“走开!”我生气的将挂在我身上的她推到了地上,她叫了一声,我看见她的手掌心被石头磕破了。

那女孩一双乌黑的眼睛突然变的血红,原本甜甜好看的嘴唇一下子咧开,做出了攻击的姿势,她前后转变的样子让我惊愕了半秒,我心中打定了注意,只要她敢出手,我必然加倍还之。

忽然她一转身几个跳跃就钻进了玉雕里不见了,我傻傻的望着玉雕,直到阿姝再次的催促,我才匆匆的离开忘川拜见父亲去了,其实没什么事,他也不过是思念母亲邀我小叙而已。

父亲喝醉了,我也喝了不少,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都是那个女孩受伤窜回玉雕里的样子。

我让阿姝准备了两套新衣裳,一个人带着它们又回到了忘川禁地,远远的就看见她在水里,一个人逗着水中的月亮玩。我不知道那有什么好玩的,但是她很开心,轻灵的笑声仿佛是清风掠过的风铃一般悦耳动听。

那女孩发现我在看她,她抓了一把水朝我丢来,生气说:“你这个坏人,你来做什么?”

“……”我突然舌头打结,回答不上来她的问题,不免在心里问自己:楚呈钰,你来干什么?

“衣裳。”我举着手中的两套衣裳松了一口气,是的,我只是好心的送衣裳给她,免得她以后再在人前出糗而已,根本没有别的意思。

女孩又抓了一把水朝我丢来,她手劲很大,水珠就像是玻璃球一般的直射而来。我本来想直接躲开的,不知道怎么的意念一转就将那些水珠逼回头转着飞射向了她,她怒不可遏拍水而起,几个起落就到了我的面前,就像是白日那样,她再次毫无顾忌赤身**湿哒哒的勾到了我的身上,她掐着我的脖子,张嘴叫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轻轻一转,没设防她突然要咬我,所以本能的推了她一掌,结果她灵巧,玉臂一勾就将我勾到了地上,她骑在我身上,抓着我的脸说:“九殿下是吧,今天我就打死你。”

她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了一块大石头,还真的朝我的面上砸了下来,我震惊不已……她是野兽吧?这么野蛮!

我当然没让她得逞,闪到一边,将手中的衣裳丢给她:“穿上!少色诱我。”

“色诱?”我不知道她为何纠结的不是前面“穿上”两个字,而偏偏是“色诱”,她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扑扇扑扇的,跟蝴蝶抖动着翅膀一样——我大哥真是好手法,才给了她如此完美无缺的一张脸……和躯体,我的眼睛竟然不自觉的从她的脸上一寸一寸的移到了下面。

“穿上!”我懊恼的命令道。我今天这是怎么了,一定是疯了,才会来找她。我转身走,一秒钟也不想再多呆。

那女孩喊道:“九殿下……”

我的心中像是有期待一般,期待她会喊住我,所以她一喊,我立马就转过了头去看她——她已经把衣裳穿好了,速度真快,不过穿反了。

“是这样穿吗?”她语气柔和了很多,看看我,又看看她自己,她问:“为什么我们穿的衣裳不同啊?”

“因为你是女孩子。”我说,没管住双脚朝她走过去,她站着没动,而我居然十分自然的将她穿好的衣裳脱下来,又按照正确的方式给她穿回去了,当我做完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完全的震惊住了!这,还是我楚呈钰吗?

“那你是什么子?”她问。

我无语,她既然会讲话,为何还会问如此可笑的问题?

“你的语言是谁教你的?”

她眨巴着眼睛摇头:“没人教啊,那下面总有些黑乎乎的东西想往上面跑,我跟他们打交到打多了就会了。”

她说的是那些被镇压的魔族余孽吧?我曾经建议过父亲永绝后患,毕竟他们一日不除,幽冥就多了一个后患,但是父亲拒绝了,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后来知道那是父亲对大哥的承诺,亦是大哥对隐晗的承诺。

“他们如果要往上面跑,你是怎么做的?”我真的很好奇她是怎么应付那些余孽的。

“打呀!”我心里总是有个声音跟我说:“不要让他们出去阻止他们!”

“你打的过吗?”

“用尽全力打,怎么会打不过?”

好吧,她说的还挺有道理的,所以她才会变成像今天这个野蛮的样子吧?

“你好好守在这里,以后我禀告父亲给你奖赏。”

她应该不知道奖赏是什么意思,撇撇小嘴,偏着头目不转睛的傻傻看着我。

我看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不然一会阿姝又该找过来,再让她看见我与这个野蛮的女孩在一起,难免不好。

“你去哪儿呀?”见我要走,那女孩拦了上来。

“回去呀。”这个地方原本就是禁地,以前我巡视忘川都很少过来这边。

“回去?”她想了想,也没说什么,我继续走我的,她忽然又说:“你跟他们不一样。”

“跟谁?”我意外,她指着玉雕说:“就是下面的那些呀。”

我明白了,我跟他们当然不一样,他们是败寇是余孽。

“那你以后还来吗?”她问。

“不知道哦,看吧。”我窃笑着,头也没回的离开了。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按照父亲的意思在幽冥各地巡查,再回来时,我以为我会迫不及待的去见父亲,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我去的第一个地方是忘川的禁地。

我来到那尊玉雕前,有些心急如焚,有些激动难耐,围着玉雕走了一圈又一圈我都没有见到那个女孩,我很失望,安慰自己说她一定是睡着了。

“是你?”突然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激动的转过头去,只看见她衣着褴褛,双手托着下巴坐在石头上面,傻傻的看着我。

我看出来了,她穿的还是那时我送她的衣裳,这么久想必也没有别的人往这里来吧?

忘川起了寒风,我连忙脱下自己的衣裳给她穿上,问她:“你怎么没有睡觉呢?”

她眨巴眨巴眼睛:“睡的呀,不过每天有两个时间我会起来,然后坐到这里。”

“为什么啊?”我坐到了她旁边的石头上,学着她的样子看着她。

她嘟嘟嘴说:“因为那两个时间你会来呀。”

“……”我不解:“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那次你不是那两个时间来的吗,我一直记得。”她一派天真的说。

“你,一直在等我?”我感觉心里好温暖,这种温暖在我母亲离开之后我再未曾感受过。

她点头:“对呀,你不是说会来的吗?”

“我是说看,不一定会来。”我被她的蠢样弄的哭笑不得。

“那你今天不是来了吗。”她突然看着我说:“九殿下,你能给我取个名字吗?”

“你没有名字?”我这才想起来她的身世,不解的问:“怎么突然想要名字呢?”

“就是想要。”

我想了想,对她说:“叫你凝好不好?”

“凝?”她呢喃咀嚼了半天。

是的,凝——她是凝结了我大哥一生痴情所生的,叫凝很好,我这样认为。

“为什么你是三个字,我才一个字呢?”

“那就楚凝,不能再多了。”怎么想着让她跟我姓,我真是胡来,楚姓是幽冥仙族的姓氏,父亲知道非责备不可,可我没想那么多。

“楚凝,那就楚凝吧。”她竖着手指头比划了比划:“你叫九殿下,我叫楚凝,可以。”嘻嘻一笑,明灿似天边的烟霞。

“我不叫九殿下。”那只是幽冥的臣民习惯的对我的称呼而已:“我叫楚呈钰。”

“楚呈钰?”她喃喃了两声:“我听过你的名字。”

“你听过?”

“是啊,夜唯经常提到你。”她扯着我的衣裳闻了闻,说:“你的衣裳真香,跟夜唯身上的香味一样。”

那是她学的我,我没说出口。

“你认识夜唯啊?”这个真是让我意外,夜唯可是夜家最得宠的女儿,她怎么会认识夜唯呢?

我们正说着话,忽然那边传来了夜唯的声音,她怎么私自跑禁地来了?

夜唯喜滋滋的跑过来挽住了我的手,亲昵的说:“九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夜唯的热情让我不自在,我推开她的手,随口问:“你找我?”

“是啊,我好多东西给你看,你快跟我走吧。”我被夜唯扯着离开了。

在夜家吃完晚饭,我直奔了忘川来,那个女孩果然还坐在石头上,她眨眨眼睛笑了一声:“今天运气真好,两个时间等你都等到了你。”

那一刻有种想要抱住她的冲动,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对一个异性有这样的念头。

“凝儿,”我跑到她的面前,她哈哈大笑:“不是叫楚凝吗?”

“一样的。”我说:“以后别人叫你楚凝,我就叫你凝儿,好不好?”

她笑咯咯的点头,突然趁我不备的在我胸前推了一掌,我没预防,一踉跄跌进了忘川之中,她叉着腰,恢复了她那野蛮的样子:“楚呈钰,你怎么没给我带衣裳来呢?”

我忘了,不过我没带衣裳你就要把我往水里推啊?我忘了,她就是这么野蛮。

“你每天送她一套衣裳,让她穿的漂漂亮亮的,却只给我两套,穿了好久好久,你看旧了。”

岂止是旧了,分明就是破的像乞丐,不过我什么时候给夜唯送过衣裳了?从来没有好吧。

楚凝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大堆衣裳丢在我眼前,气鼓鼓的说:“夜唯给我的,我一件也不穿,就只穿这两套。”

莫名中被她的举动触动了,这么久,她一直穿着我送的衣裳,一直在我第一次见她的两个时间点等我,明明这种举动很傻很白痴,可是我的心像是突然找到了归属感一样,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踏实与感动。

我找了一个机会告诉了父亲楚凝的事情,希望父亲可以让我将楚凝带离忘川禁地,可是父亲拒绝了,他说他不会阻止我追逐爱情的脚步,但是他不能置幽冥的大局而不顾,我不知道换别人去镇守忘川禁地,跟让楚凝镇守有什么区别。

后来我知道,真的有区别。

我又陆续的被父亲派出去办事情,去的时间有长有短,不过每一次回来我都必然第一个去找楚凝。

那一天我赶回来幽冥在下雨,忘川的黑水在风雨里咆哮,天气恶劣的不得了。

楚凝双手拖着下巴坐在石头上望着掀起的巨浪不惊不扰,雨水早就浸湿了她的衣裳,而她像是没有感觉一样。

我坐过去学着她的样子也看着风浪,可是我看见的不是风浪,而是风浪里娇弱单薄的她,第一次我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从后面抱住了她,我对她说:“凝儿,我怕是喜欢上你了……”

她问我什么是喜欢,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问她为什么总是在这里等我?她说因为她想见我,一到那个时间就醒了,然后就开始想念,我转过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睛说:“凝儿,那就是喜欢,你信吗?”

她看了我几秒钟,像是看不清楚,她擦了擦我脸上雨水,问我:“那就是喜欢?”

我定定的点头:“是。”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我忘情的在她柔软的嘴唇上亲了一下,她瞪着眼睛,摸着嘴唇:“这也是喜欢?”

我被她的样子逗笑了,难以克制的又亲了一下,她啪的就是一巴掌——

“你不喜欢?”她手劲是真大,好痛。

她捏着我的脸,懵懵的摇头:“没啊,我喜欢。”她狡黠的一笑:“不信你看。”说着双手按来,竟粗暴而又笨拙的将我按在石头上,开始在我的嘴唇上乱啃,还问我喜欢吗?

喜欢,她我要定了!

“凝儿你记住,这种事你只能跟我做,不能对别人做知道吗?”

“为什么呀?”

“因为……因为一个人一辈子只能喜欢一个人,我只能喜欢你,而你也只能喜欢我,所以你只能跟我做。”

“哦……”她又啃了下来。

我掩饰不住对楚凝的爱意,当父亲提起我与夜唯的事,我很明确的告诉他我喜欢楚凝,并且要娶她为妻。

那天父亲一个人去忘川见过楚凝,我担心父亲对楚凝怎么样,追去,却见楚凝在玩着一个很丑的面具,她说是我父亲送她的,她还说我的父亲是一个比我温和许多的人,明明我在她的面前已经极尽温柔了好吧。

楚凝说父亲允许她一天可以离开禁地一个时辰,父亲他没有阻止我与楚凝来往,他一定还记得那个让我大哥神化的隐晗,我相信他一定不会想大哥的悲剧在我的身上上演,我就是这么自信的认为。然后我就会偶尔带着楚凝往外面去玩,幽冥的人都知道九殿下的身边多了一暴躁的面具人。

岁月流转,楚凝也悄然变化着,她的性情,她的观念,她的思想……一切都在变化着。我觉得时机越来越成熟了,娶她是迟早的事情,然而命运总不会一帆风顺。不知道是谁告诉了楚凝她的身世,那时我不知道是谁,后来我知道告诉楚凝她的身世的人就是夜唯。

楚凝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问我最多的问题就是:“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她说的“他”就是我的大哥,那个亲手雕刻了她的人。

楚凝告诉我,她说她第一眼见到我的时候很像一个人,但是那时她不知道是谁,后来她一口认定那个人就是我的大哥,并且她对他念念不忘,时时刻刻的想着要去找他。

我告诉她大哥已经死了,消失了,三界之中没有他了,那时候我真是那么以为的,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大哥,关于他的事情我都只是听说。

楚凝不信,她说三界那么大他肯定还存在于某个地方,只是我们没有发现他而已——其实她说的很对,我的大哥果然没有神化彻底,他进了轮回道并且转世投胎成了凡人。

为了让楚凝打消那个念头,我想尽了办法,但是楚凝不开心,一点也不开心。那个“他”已经在她的心中生根发芽,并且在不停的快速生长。

我问她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只要她说是我就会放手,我明白什么叫缘起缘灭,我楚呈钰不见得就拿得起放不下。

可是楚凝摇头,她很认真的说:“你不在我还是想见你,到了那个时间就会醒,但是我也很想见他,你说他是什么模样呢?”

我感到心痛,第一次跑到外面喝醉了酒,我去忘川找她,抱着她想要她,想她将那个“他”从心底剔除。可是她在我身下求着我说:“楚呈钰,你让我去找他,我只要一天的时间,如果我找不到他我就相信你说的,我就回来。”

“如果你找到了他呢?”

楚凝的表情停滞了半秒,她对我说:“如果见到了他,我会告诉他,我一直在找他……我会祝福他和隐晗,然后我就回来。”

我一定是脑子出了问题,所以答应了她。

“楚呈钰,我喜欢你这样。”她翻到我身上,用着她笨拙的方式将她自己交付给了我。

我私自打开了通往阳界的通道,让楚凝离开,我想她对“他”死心,想她回来后死心塌地的跟我在一起,我自信的以为楚凝不可能找到他,她肯定会回来我的身边。

那一整天我在患得患失,甜蜜与纠结中熬过,天黑了,又亮了,楚凝没有回来,她失信了。

我发了疯的四处找她,可是我找不到她,因为她已经被夜唯偷袭,幸好是落入了轮回道,不然我永远也找不到她,不过这些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

忘川禁地由楚凝镇压的魔族余孽开始趁机为祸,那是我生平见过的最大的一场战役,无数曾经被我大哥打败收服的魔族妖孽被唤醒,他们重新开始了反抗之路。

父亲震怒,幽冥被战祸和乌云笼罩,那真是一段黑暗的日子。

最后我平定了战乱,盛怒之中屠尽了魔族余孽,震惊了整个幽冥,但是我抚不平心底的痛,那种被玩弄和背叛的痛。

我离开幽冥,只身游走在三界之中,以为我可以忘掉楚凝,我不让自己去找她,我怕我会控制不住的杀了她。

岁月过了几载我记不清楚,伤口似乎早已结痂,我回到忘川再次看见了那尊玉雕,怒火中烧一掌击碎了那玉像,当初如果没有它的存在,一切的苦难都不会有的吧?

我在玉像的碎片上看见了许多楚凝歪歪扭扭的字,她写我的名字,写她的名字,那些都是我教她的。此时此刻再想起那些与她一起的美好日子,全部都变成了嘲讽。

我一路走到了她最后离开幽冥时走过的路,却无意中看见了她留下的字,她写:楚凝爱楚呈钰,听完他们的故事就回来。

可是为什么她最后没有回来呢?我想知道为什么!

我发了疯的利用一切资源找她,我终于找到了她,在那个贫瘠的村落里,她改了姓名,叫七玥,就像是所有的同龄人一样上学,放学,帮助家人做农活。

那天我站到她的面前,她不认识我了,她露出一脸羞涩的问我:“楚凝是谁呀?”

楚凝是我一生挚爱,我没说出口。

我找了很多办法接近她,她终于对我慢慢的放下了戒心,后来时间一久她总是躲着她的奶奶偷偷出门来见我,我们的爱情续上了,可是她不记得我们的过去,一点也不记得。

她的毕业季,她说想要不一样的纪念,她拉着我去照相,但是又不敢让别人知道——她胆小,她羞涩,跟野蛮的楚凝还真天差地别,但是我知道她就是我的楚凝,那个在忘川滔天巨浪下,我情动想要呵护一世的女孩。

再见她我初心难改,我还是沦陷在了这场爱里。

于是我很好的利用了自己身份,我们拍了婚纱照。那天我告诉了七玥我们的过去,她不信,我带着她回到了幽冥,我带她去忘川……她还是不记得,因为她已经投胎转了很多世,那些年我们在幽冥的事情,她早忘了。

我不肯放弃,强行的将那些过去注入她的脑海,却不想开启了她的厄运,引出了她那一世记录在幽冥的罪孽,按照幽冥的规矩她必须被处死,并且是最残忍的毁灭。

站在我身边的拥有了楚凝记忆的七玥没有退怯,她说如果那样可以弥补以往的罪孽的话,她愿意接受惩罚,邢台上等待她的将是魂飞魄散,为她施邢的是我的父亲——我是他最骄傲的儿子,他会手下留情吗?他同样也是受幽冥子民爱戴的冥王,我不敢赌!

我告诉花祭,将我的心留在了她那里,我希望她可以在七玥受刑之后用我的心及时的救她。这是一种很古老的记载,我知道可以的。当初父亲处决大哥的心上人隐晗的时候,就有人提醒过大哥,可以用自己的心救自己心爱的人,可是为什么他没有那么做我不知道,可能是爱的不够深吧。

我醒来之后七玥并不在身边,花祭的确有按照我说的用我的心救活楚凝,可是花祭也说父亲在换心之后再次的实施了刑罚,无论是七玥还是楚凝她都死了,魂飞魄散,永远的消失了。

我没有心,不会活的很久,尤其是我不愿意活的时候,我以为我会死追随着楚凝去的,可是父亲却用夜唯的半颗心救醒了我。我生无可恋,万念俱灰,而他还要我跟夜唯结婚,我终于知道我的大哥他为什么会选择神化,也不愿留在幽冥当他尊贵的太子了。

我告诉父亲我想去阳间走走散散心,于是我去了南丰村,我没想到碰到了她七玥,她没死,再次的忘了我……原来那时的父亲并没有赶尽杀绝,他只是站在一个父亲的立场,尽其所能的为我们遮掩了所有罪孽。

呵,命运真是一个巨大的谜,幸而我们都坚持了过来——

看着清晨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在她安谧的睡容上面,我忍不住的将耳朵贴在了她的小腹上偷听——住在里面的小东西不知道睡醒了没有?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