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美女胸罩头视频啊

<!--go-->

吴凡在一边满脸黑线,明明就是他鼓励人家去表白的,现在又这么干脆利索的说不肯能是要怎样?虐自己的弟弟真的好么?虽然不是亲生的……

“姐……”

恩泽委屈的看着谢凌梅,谢凌梅眼中闪过的遗憾和得意被他看得清清楚楚,失落之余又有点窘迫的愤怒。

“首先我亲爱的弟弟,你要认清楚明明和沈知安的感情,对于明明来说沈知安是无法取代的。”

谢凌梅突然收敛了笑意,认真的看着恩泽已经张开了的眉眼,眼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

恩泽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之后就转身走了,谢凌梅看着恩泽稍显落寞的背影,没有来的觉得内疚起来。

或许他不应该鼓励这傻小子去表白的,比起把感情的萌芽扼杀的摇篮中,或许保持那种朦胧的感觉会来的更好一些吧,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她一直把恩泽当成自己的弟弟的同时又在当做是一个杀手来训练,因为本性吧,她总是要求恩泽不管什么事情都不能够拖拖拉拉的,一定要在尽可能的最快的时间里完成。

所以在知道了恩泽的心意了之后他才会催促着恩泽快去告白甚至帮他买好了玫瑰,因为不管是被拒绝还是答应,哪怕是暧昧,都有了一个结果。

很显然的恩泽只会被拒绝而已,但是他还是鼓励恩泽那么去做了,因为太多的儿女情长只会让恩泽变得犹豫不决和慢慢的开始优柔寡断并且情绪起伏全靠别人控制。

谢凌梅不允许恩泽变成那样,因为她所有的感情都已经被吴凡操控了,所以他不能够让恩泽也变成这样,就像是大部分的父母一样,自己的失败不能再孩子身上重现。

但是在看到恩泽眼角隐忍的微红的时候,谢凌梅的心里不可抑制的抽痛了一下,她开始怀疑自己对恩泽的教育方针是否是正确的?

“别多想了,恩泽会懂得。”

吴凡看出了谢凌梅心里的担忧,伸手揽住了谢凌梅的肩膀,他现在已经很少称呼谢凌梅为梅姐了,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更好的能够代替的称呼。

“恩,我们去看看沐木吧。”

谢凌梅很快的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也没注意到吴凡现在正‘放肆’的揽着自己的肩膀,或者说他从心里其实根本就不介意这种亲昵并且霸道的碰触。

或许现在去见沐木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谢凌梅透过门口的玻璃窗看到了沈知安的背影,地上是一地的支离破碎的玫瑰,床上的沐木用木然的表情看着沈知安,因为是背对着的,所以谢凌梅看不清沈知安的表情。

不过透过沐木的表情,谢凌梅觉得沈知安现在大概已经愤怒到快要失去了理智了。

“事实上我们还是暂时先离开比较合适。”

吴凡也看到了里面的狼狈的场景,不动声色的拽住了谢凌梅的手,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得到了谢凌梅的赞同,然后两个人就并肩离开了这个散落了一地玫瑰花瓣的病房。

“沐木,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沈知安看着面无表情的沐木,胸口上似乎被撕裂了一个大洞,不断地有冷风灌进去,吹得他的四肢发凉,连带着心似乎都被冻结了一大半,只剩下一点微妙的期许。

“你觉得这回是什么意思?”

沐木范文,嘲讽的看着脸色铁青的沈知安,原来沈知安对她的耐心真的只剩下这么一丁点了,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有着那种可笑的不安的感觉?

“转头就接受了别人的玫瑰,你真是好样的!”

沈知安将手里攥着的东西紧了又紧,身后的尹羽正尴尬的看着这一切,她刚刚似乎是见证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沈知安,和沈梦瑶勾搭上的人是你,和尹羽小姐形影相随的也是你,我不过是接受了别人的一束玫瑰就轮得到你这样来质问我了?”

沐木挑眉反唇相讥,最近似乎被训练的口才越来越好了,可是沐木一点都不喜欢……不喜欢总是要跟沈知安针锋相对的自己。

沈知安一时被噎住了,沐木说的没错,即使那并不是她本身的意愿,可是他也确实是那么做了,而沐木不过是收下了一束玫瑰而已,他有什么资格来质问她?

“况且沈先生自认为是用什么身份来干涉我的私生活的?恋人?沈先生,据我所知我们已经分手了。”

沐木每说出的一个字都像是一把插在沈知安的心里的尖刀,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沐木用这么冷淡而疏离的称呼来称呼自己,第一次……

沈知安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困难,手心里原本冰凉的东西已经因为被握的久了而微微发烫,最后沈知安还是在沐木冷漠的眼神下冷哼一声,大步的转身离开。

尹羽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脸色苍白但是看着她的眼神中却仍然带着讽刺的沐木,心下一阵难堪,咬了咬下唇之后转身追着食杂出去了,两个人都走了之后沐木才放松了下来。

虚弱靠在背后的枕头上,沐木抚着胸口的伤,刚刚好像是又被扯到了,好痛……眼前闪过沈知安和尹羽挽着手臂的样子,沐木感觉喉咙一甜,一口血就喷出来,染红了衣服。

“沐木!”

沐木在昏过去的时候看到了青鸾正在跑过来,看不清表情,但是这下总算可以放心了……最起码有青鸾子啊的话自己是没那么容易就玩完了的吧……沐木彻底陷入了昏迷。

尹羽看着前面脚步越来越快的沈知安,脸上的担心掩藏不住,买着自己的小高跟快步的追赶沈知安,却在一个拐角的时候不慎踩住了一颗圆溜溜的石子。

“啊!”

听到尹羽的痛呼,沈知安下意识的回头,然后就看到尹羽在地上,手紧紧的抓着一边的栏杆,另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脚腕,原本就白净的小脸变得惨白。

“能站起来吗?”

沈知安皱着眉走了过去,在尹羽已经渐渐肿起来的脚腕上轻轻的捏了捏,引起一阵痛呼,沈知安一顿,似乎是很严重的样子。

“没事,我自己打的回家吧。”

尹羽虚弱的笑笑,撑着旁边的栏杆摇摇欲坠的想要站起来,却在下一秒就被人抱了起来,不由得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

“我,我没事的……”

“闭嘴。”

沈知安不悦的皱眉,尹羽乖乖的闭上嘴巴,任由沈知安把自己抱着超刚刚出来的医院走去,眼角浮上了一丝甜蜜和涩然,只有这种时候沈知安才会稍微对自己温柔一点吧。

青鸾本来是整理好了家里,打算带着祈子出来看看沐木,让两个人熟悉一下,这样……万一自己出了什么事的话,也好让祈子有个可以信任的人,而沐木是最好的人选。

结果在楼下的时候就看到了沈知安一脸怒容的冲出去,后面还跟着一个身材高挑妆容精致的女人,心里就觉得不对连忙赶上来,就看到了刚刚沐木吐血的一幕。

殷红的血液像是地上的玫瑰花瓣一样的艳丽,却让青鸾手足无措的心慌起来,一时间根本就想不起来怎么办。

“姐,检查,喂水,放平。”

一只因为不太适应外面的环境的祈子说话了,这才让青鸾反应过来自己该做什么,等她确定了沐木的鼻腔口腔中没有血块之后才放下心来,为了点水就把沐木放平了。

顺便掐了个人中,沐木也很快就醒了过来,有些迷茫的看着青鸾。

她刚刚是不是吐血了来着?稍微低头看到自己胸前的衣服的血迹还有嘴里挥之不去的血腥味,沐木才反应过来,她刚刚真的吐血了。

“沐木,有没有感觉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没事了……哎,这个小男孩是谁啊,真帅气。”

沐木的注意力马上就被祈子给吸引走了,虽然还小但是已经隐约有了轮廓,再加上白净的皮肤,愣是让现代的沐木想起了那句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真是太贴切了。

“这是我……弟弟,叫祈子,祈子,姐姐在家怎么教你的?”

“……姐姐好。”

“哎乖。”

沐木笑眯眯的显然心情好了起来,顺手拿了个苹果递给一脸羞涩不安的祈子,感觉自己真的是被萌到了!以后也生一个小孩来玩!

祈子看着沐木手里的苹果有些不安的看向了青鸾,青鸾面带笑意的点了点头之后祈子才欢快的接过,还带了一声清脆的谢谢姐姐,把沐木的心萌的一塌糊涂。

“青鸾你弟弟真——”

沐木刚想跨祈子,其实身体有些不舒服了,但是还是不想睡觉,只是无意中的一瞥,沐木感觉自己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青鸾,扶我去一下外面,我刚刚好像……看到了认识的人……”

其实只是匆匆一瞥,沐木并不能确定,但是还是心里不安想要去看看,青鸾倒是很爽快的应允了。

当沐木终于忍着胸口疼占到了门外的时候,看清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沈知安和,被沈知安抱着的尹羽。

沈知安正在抱着尹羽面色不善的等着里面的一个病人出来,一道视线落在他的身上,有些侵略性的感觉让他有些不自在,不耐烦的转头,猝不及防的对上了一个熟悉的眼睛。

“沐木……”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