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漫画全彩集日本漫画大全

叶蔓姗发誓,她这两天出门都绕远路,一点儿都不敢靠近前面那栋出了事的宿舍。可眼下,却因为男人轻轻一个招手,自己就飞快跑了下去。

这里什么都没有。至少明面上,苏离什么都看不到。夏蝉吵闹得不行,好似也知道了自己没有几天活头儿了,正在拼命发出嘶吼。叶蔓姗没怎么收拾,穿着短袖热裤就跑了下来,脚上还提拉着人字拖,倒是显得颇为青春活力。

她刚想走过来,就被警察给拦了下来。

“让她进来吧!我的助手。”

“真的假的?别是你小子相好儿吧!”

许传志盯着苏离的脸,又看了看嘟着嘴走过来的叶蔓姗。还真别说,两人站在一起真是极为登对。都像是画儿里走出来的人儿。

“走吧!跟我上去一趟。”他冲着叶蔓姗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身后的许传志,介绍到:“市公安局许大队长,你们认识一下吧!以后免不了会打交道的。”

叶蔓姗陪着笑脸点了点头,心中却不知两个没什么交集的人,以后会有什么交道。

整间宿舍在出了事情之后,变得冷清了不少,不过仍然有不少学生居住。好在现在已经临近中午,他们一路上去,并没有遇到路遥一样大大咧咧光着身子就敢在走廊上乱跑的。倒是让叶蔓姗松了一口气。

“这个学生今年大三,周围关系并不是很复杂。除了几个相熟的朋友和室友,没什么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也没有男朋友,属于比较安静类型的女孩子。死亡时间是在大前天,晚上十点左右。自己撬开了宿舍天台的大门,然后跳下来的。这也正是我们奇怪的地方。一个典型的乖乖女,不存在复杂社会关系。没有与任何人发生冲突矛盾的情况下,并不具备自杀的动机。可她,确确实实就这么自杀了。所有证据都表明这是自杀。可这孩子的父母都不相信,要求我们一定要一查到底。”许传志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实在是有些累得厉害了。

“那你觉得呢?”

叶蔓姗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问出了这么一句话。许传志皱了皱眉,似乎不太愿意说。走到他现在的位置上,一言一行都要小心注意,在对待苏离上,他或许没什么负担,可是叶蔓姗这丫头,毕竟是第一次见面。他抬眼看了一眼苏离,后者对着他耸了耸肩。

“我觉得不是自杀。至少不是季雨婷主观意识上的自杀。”

叶蔓姗懂了,就她所认识的男人来看,除了对鬼怪有点儿研究,也没见有其他什么本事。可眼下他却在这里,只能说明许传志怀疑是鬼神作怪。她没有白痴到问出来堂堂人民警察竟然还会信这个!事实上她以前也是不信的,可眼下却信了。

“那这里,真的有东西?”

天台上毫无遮拦,阳光暴晒着上面的几人,叶蔓姗就在这暴晒之中,忽然觉得有些冷。

许传志看了看苏离:“怎么样?”

“眼下什么都没有。”

叶蔓姗长出了一口气,心中稍稍放松了下来。她又开始觉得太阳晒得有些难受。

苏离接过许传志递过来的烟,酷酷的抽了一口。

“你是怎么想的?就算是鬼怪所为,最后不照样儿是自杀定案。一个过场而已,图个什么?”

许传志苦笑了两声:“若真是没有什么人为因素,确实会是如此。可我,可我就是想图个心安。给那孩子的父母,图个交代。”

“他们未必会信。”

“总好过没有任何理由的离别。”

叶蔓姗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忽然感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责任感。

她趴在天台的边缘,将自己的小脑袋伸了出去。楼房的高度让她微微有些眩晕。不过她还是看到了地面上画出的白线。白线四周的警戒带在热风中微微摇摆着,像是在守护着什么东西一样。

她第一次发觉,原来死亡距离她如此之近。生命的长短,竟然仅仅只是距离的长短。若是一楼,她定然不会死吧!叶蔓姗忽然觉得自己很好笑。谁会傻不拉几从一楼跳楼呢?

他们下了天台,直接来到了季雨婷生前的宿舍。这里已经变得空荡荡的了。横立在门前的黄色警戒带很是刺目,让叶蔓姗颇有些不知所措。

苏离拉起警戒带,率先走了进去推开了房门。

学生的东西都在,叶蔓姗似乎能够看到她们往日里嬉笑打闹的场景。不过,她始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季雨婷的床铺很凌乱,显然是匆忙起床的。如果说她的自杀不是预先就计划好的,那她为什么会选择天台?叶蔓姗看着面前紧闭的窗户,走上前拉开了它。

天台和她们宿舍只有一块楼板的差距。难道她是怕自己从七楼跳下去摔不死?这才上了天台?

“她的室友怎么说?”

“她们那天都在隔壁寝室玩儿,只有季雨婷说自己不太舒服,这才早早回了寝室休息。案发当时,只有季雨婷一个人在这间宿舍里。”

“那还真是奇了怪了。好端端从这里跳下去多好,既省事儿又不用担心被别人发现。何苦冒着被别人发现阻拦的风险,去撬了天台的大门?难不成跳楼还有什么潜规则?一定要在天台进行,才能显得正式吗?”

苏离听了叶蔓姗的话,下意识就想笑,干咳了两声才止住了自己的笑意。许传志的脸上一阵尴尬。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可关键问题是,当事人就这么明明白白地做了。他要是知道当事人是怎么想的。还用得着陪着两个高人在这里蒸馒头吗?

顶楼还真不是一般的热,这间屋子没开空调,热得就像是一个蒸笼。许传志心中就是万般不服气,也不得不对着两人伸一个大拇指。这么热的天气,竟然连汗都不出一丝,也真是没谁了。要不是,怎么叫高人呢!

“怎么?我说错话了?”叶蔓姗此时才发现,自己发问的对象,是平日里自己想都不敢想的刑侦大队大队长,当下就有点儿底气不足起来。他肩膀上刺目的警徽,吓得她腿肚子都有点儿想抽筋。

早知道就穿条长裤了,丢人也不会这么明显。(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