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沟沟女大尺度人体

第475章 事了入南山

香玉终于放心了,谭旭能这么周全的考虑,说明他现在可以独当一面了。

想到这小子儿时的调皮,又想到他现在其实只有十三岁呀,心里就莫名的有些心痛。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其实富贵人家有出息的孩子同样早当家。

穷人的孩子为了一日三餐,不得不在很小的时候就奔波着找吃的。而富贵人家的孩子却有更远的目标,吃饭已不用愁,但这种责任却催着他们必须勇往直前。犯错就有可能丧命,比如谭旭他们现在要做的事。

在孩子们快到谭香园的时候,她加快脚步先一步坐在东屋里等他们。

谭墨也跟她一样前后脚到达,两人互看一眼均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欣慰,孩子们能独当一面了呢。

“玉儿,我觉得将宣王余党的阴谋粉碎后咱们就可以去南山探险了。”谭墨笑道。

香玉道:“是啊,我也这么觉得。都这么多年没去那边了,不知道山里的变化大不。”

谭墨摇头,“南山还是那个样,多少年都是这个样。我倒是希望南山永远是这个样。”

香玉点头,她知道谭墨这话是什么意思,若是有了大变化必定不是好事。先前的梅夫人和他们得到的两只灵鸟蛋就很能说明一切。

南山不简单,偶尔会掉落一些逆天的宝贝!

“娘亲,娘亲!”

两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孩子们回来了。小青也跟着一道回来,她到现在还有点自责,要不是因为她轻功好,想提前一步去鱼塘搬救兵的话,或许已经跟谭旭他们把秦煜拿下了。

香玉明白她的情绪,只三方两语便劝好了她。只是香玉觉得这丫头年纪不小了,是时候学女红备嫁了呢,可千万别学方萍,都那么大了也不想着嫁人。

就这样,小青在日后的行动中便不会再出现了。为此香兰对香玉是谢了又谢,好在小青这孩子心态好,很快就适应了她的新角色。

就这样东屋里变得热闹起来,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事情经过。等到了晚上,秦宏他们也回来后,诺大的东屋便显得拥挤起来。

等花倾城和楚天生将最新的情报和大家分析了一遍后,谭墨收到了从青竹那里来的信。

青竹带着方萍等人直接去了县城,根据情报上面所说的成功知道了楚廉的落脚点。现在就等着弄清楚他们的计划是什么,然后对症下药。

饭菜吃完了,探讨也到了最后,得出的结果就是加强防备,力争一网打尽。

夜色已深,孩子们都回去睡了,谭墨和香玉却还在推敲着各种可能。

香玉突然道:“我倒是觉得可以慢慢斩断秦煜的左右手,就当让孩子们练兵了。”

“嗯,这法子可行!”谭墨立即同意,以他们培养的暗卫的实力,保护孩子们不在话下。

次日天蒙蒙亮时,香玉便接到了老香家的徐氏和小李氏的口信,说是那俩抛弃她们的天杀的,在昨晚带着打扮着花枝招展的女人回家大吃大喝。吃喝完毕后还翻箱倒柜地搜出了几块碎银子,在天还不亮时就走了。

这个消息让香玉非常重视,暗卫们洒下后很快便在去南山鱼塘的路上找到了他们,接下来就是很顺利的跟踪了。

谭墨早在昨天就知道秦煜的住处了,半夜时分就带着人走了。

孩子们跟着暗卫盯梢,来到小竹楼后发现大门上挂着今日休息的牌子觉得纳闷。

偷偷潜进去一看,香承宗一家不知被什么迷倒了,正在屋子里呼呼大睡。

而香福林和香禄林两兄弟则是在挥汗如雨地挖坑,他们的新娘子却在悠闲的钓鱼,一点也没有做坏事的觉悟。

藏在暗中的谭旭大怒,“真是太过分了,这些家伙真是咱洛香村的人?”

楚沉香也道:“肯定不是。我都和老香家的人说了,等这事儿过去,他们就可以给这两人办丧事了。”

“到时候就把他们暗地里抓进大牢吧。让他们尝尝把牢坐穿的滋味。”谭旭哼道。

谭星接话道:“以后就再也不能出来害人了。咦,情报上不是说以前那个总是欺负娘亲的香雪也出来了吗?她呢。”

楚沉鱼想起昨晚看到的新消息,小姑娘的嘴角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嘿嘿,香雪那是恶有恶报。”

“快说,到底咋了?”两兄弟立即问道,反正那俩人还在挖坑,一时半会好不好。

楚沉鱼道:“我昨晚才看到的情报,说是他们几人到了县城后,香雪使小性子不想走。他的两个哥哥和嫂子就把她卖给了四十好几死了老婆的瘸子。然后他们拿了银子就直接回洛香村了,而香雪就成了瘸子的老婆。”

“该!”谭旭两兄弟哼道。

眼看着老香家两兄弟挖好第一个坑,谭旭动了,“走,我们扣下他们审问。小星,你负责冰冻炸药,沉鱼,那两个傻娘们就交给你了。”

楚沉鱼拍着小胸脯道:“旭哥哥放心,包在我身上。”

“出发!”

三人动若脱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这几人制服。

谭星也用和小青鸾青青一起用冰封住了炸药,然后就是各种审问。

别看他们还是孩子,审问起人来都有一套。可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审问功夫最好的竟然是楚沉鱼。

这个外表甜美的小姑娘,狠起来连大男人都要颤抖。她拿着一片柳叶刀削了去了香家两兄的手心上的一层皮时,他们招了,什么都招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秦煜做的,让他们回来融入洛香村,然后暗地里找香玉的麻烦,最好是给谭香园里的人下毒。

然而最要命的还是今日下午集市上将会发生一场火灾,这火灾是他们点燃炸药炸毁堤坝的信号。

得知这一切后,三个孩子后怕不已,连连抹了一层冷汗,幸好他们分析对了,也提早出手了。

不过让他们更害怕的还在后面,今天下午五里镇也会发生一系列的灾难。甚至是县衙也有可能被他们的人夺下。

三个孩子再也不能平静,楚沉鱼道:“怎么办?”

“要是被他们得逞的话,五里镇和县城不知要死多少人?”谭星气得小牙乱咬。

谭旭恨恨地踢了一下香福林,“说,你们还知道些什么?”

“唉呀呀,死了,死了!”香福林大叫着,竟然知道他是香玉的孩子,便很无耻地说:“香玉你这个不知报恩的,早知道会这样我当时还不如把你按在河里淹死!”

“你,找死!”三个孩子立即怒了,小脚踹在香福林的身上咚咚咚的。

就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暗卫跳了出来,躬身道:“三位主子不如把他们交给小的吧。”

“好,就交给你处置了。记住不要让我娘亲知道他们的下场!”谭旭此时表现得像个大人似的,切切地叮嘱。

“是,小的明白。”暗卫低头道。

谭旭拉起谭星和楚沉鱼就走,“走,我们去找娘亲和爹爹去。希望小宏和小鸣他们没事。”

三人如一阵风似地走了。

暗卫也很欣慰地点头,三个小主子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能有如此心性非常不错。

再看老香家的两个兄弟,此时已经吓破了胆。他们从花楼里买来的媳妇则早已吓晕了。

“好汉饶命呀,饶命呀!”香福林和香禄林竟然很没种地跪地求饶。

然而等待他们的是暗卫一个个地自隐蔽处走来,给他们一人一记手刀后提着进入了南山深处。

自从,老香家的这两兄弟再也没出现在人前过。至于是生是死没人知道。

三个孩子回到谭香园把他们知道消息还没说完,便看到集市上某个店铺着了火。

洛香村的治安队伍很快出动,火很快扑灭了,藏在暗处的人却没看到水淹的场景。

香玉以最快的速度将这边发生的情况飞鸽传书给五里镇和县城的人。之后便只能等待了。

傍晚时分,谭墨带回了在南山聚点内已成为孤家寡人的秦煜。通过秘法审问得知了宣王妃和楚廉的行动计划。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只等着大家齐心协力将这些人一网打尽。

这次反击,谭香园里的人准备得十分充足,要人有人,要情报有情报。完全不是十年前的被动了,孩子们的表现也都很好。

不出两日,该抓的抓,该杀的也杀了。留下宣王妃和再次落败的楚廉,择日押解进京。楚廉就算是再不甘心也没办法,成王败寇便是世间至理。

谭墨和青竹带着孩子们跟着囚车一道进京,路上肯定会遇到不少危险,但有着谭墨在,香玉便不再担心。

孩子们离开五天后,香玉将自己状态调整到最好,天还未亮之时一个人去了南山。

还是当年她初来此地时走过的路,只不过这路已经不再是先前的小泥路了。

再继续走,越过香承宗的鱼塘进入内层,放出大灰和小灰。两只狼在前面开路,一切都很顺利。

来到初遇小灰的地方,香玉在那发现过人参的地方又发现了几株小参。

“果然,这东西也是一代一代地长。”香玉没动小人参,不过才十几年罢了。

“大灰,带我去深处看看吧!”香玉看着那茫茫绿海,一时心旷神怡。(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