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爱动态图

全文购买一半以上的才能看到正常章节,谢谢支持么么哒~爱你们~“假冒身份,这事情要是被发现搞不好是死罪。喜欢乐文网就上”春蕾犹豫了,她不能因为这事把自己牵连进去,她医好自己腿,她是很感激,但她自己还有事情要做。

早料到她不可能轻易答应自己,她昨晚便想好了应对的法子。

“不如我们交换个秘密。”

交换秘密?春蕾眼里闪过一丝疑惑,她心里害怕的是自己如果不答应,她就不帮她治腿了。

炎云惜有自己的原则,威胁病人的事情她可做不出,不能威胁,那就只能说服,她掏出自己早准备好的画册子递给她。

春蕾看了看后,一脸惊讶的望着炎云惜,“你怎么会有这个?”

“不用怀疑,你手中就是惊鸿舞的舞谱没错,醉漫坊应该有你们雪舞坊的细作吧。”

她说的没错,醉漫坊里确实有雪舞坊安插的细作,还帮他们带回了惊鸿舞,但细作就看过一次,惊鸿舞的步伐和手势跟本记不全。

“你到底谁?”春蕾不笨,而且相当聪明,开始怀疑她的身份。

“我认识炎云惜,或者说我就是炎云惜。”炎云惜语气依旧淡淡的。

“你......”春蕾有些不信,很惊讶。

炎云惜动手揭了自己纱帽,让自己暴露在她眼前。

这就是炎云惜的真容?春蕾心里疑惑道。见多了美人,她看这张脸并不出众,说好听点是个清秀佳人,难怪她一直保持神秘,不揭开面纱,在舞坊三年,她比谁都看得明白,世上男子皆是薄幸之人,只爱美人,就算那人舞跳得再好。

“姑娘看清楚了,是不是也该说说你的秘密。”

闻言,春蕾愣了一下,只是看着她,并不说话。

炎云惜只好提醒她,“春蕾姑娘为了比赛可以不顾自己腿伤,却因为腿伤不想活,还真是矛盾,这说明什么,比赛比你命还重要,或者说,进宫献舞比你命还重要,在雪舞坊潜伏三年,或许就为了那一天。”

听她这话,春蕾慌了,但还是故作镇定,“你到底是谁?”

“刚才不是说了,我是炎云惜。”炎云惜道,她的的确确就是炎云惜,实话,信不信由她。

听她如此说,春蕾换了种问法,“炎云惜是什么人?”

“炎云惜真是身份就是名医生,不对,你们这里是说大夫。”

这次春蕾抓住了重点,“你不是大顺皇朝的人?”

“怎么说呢,是也不是。”她说的都是大实话,毫无半点虚假,但春蕾并不太相信她,可又怕她不再帮自己治腿,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抉择。

其实她担心多余的,只要炎云惜经手过的病人,无论发生什么她都不会中途放弃治疗。但是春蕾并不清楚这个,害怕也正常反映。

“说出你的秘密,说不定我能帮你。”会说这话,是因为她会进宫,而她猜测她当初目的也是为了进宫。

“你帮不了,因为我要杀一个人。”春蕾脱口而出,反正她腿要是好不了话她活着的希望也全没了,一切都无所谓了。

杀人?炎云惜眼里闪过一丝诧异,这个她确实帮不了,也不会帮,她向来只会帮死人完成心愿,活人的事从不管,不过她还是好奇她杀谁,因为她感觉春蕾身上不止有杀气死更有滔天怨恨。

春蕾突然笑了,“如果我说了,恐怕你不敢再跟我谈话。”

“是么?”她这样说,炎云惜更是好奇了。

“因为我要杀这个人是大顺皇朝现任皇帝。”

杀皇帝?这妹子真是艺高人胆大,估计还没近身就被大卸八块。

春蕾以为自己说出这话,她会害怕,可瞧她神色跟刚才无差,都怀疑她是不是没听见。

“原来这就是你不顾腿伤坚持要参加比赛的原因。”炎云惜一副明白了的表情,只是她的淡然让春蕾很不解,她说杀人已经很可怕,而且她要杀的不是普通人,是皇帝,她怎么毫无反应,忍不住问道,“你不害怕?”

“害怕?我为什么要害怕,杀的人又不是我。”炎云惜语气依旧淡淡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世上任何事任何人都与她无关一样。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