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一对肥大的奶把我挟住

楔子——

“千橙,赶紧准备一下,大校的考察团队马上就要到了!”

“是!团长!”

雷千橙收到团长顾向的催促,急忙开始整理着装。

这次的考察团队来得突然,也来得奇怪,不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上头就突然下了人来!

……

黄昏时分——

军绿色的迎接大队,被一层金色的余晖笼罩着,气势非凡,英姿飒爽。

所有的士兵战士们,早已就位完毕,恭敬的等候着考察团队的到来。

顾团长是整个集团部队的领导,站在最前头等候着,雷千橙是集团的营长,少校军衔,则在侧身恭敬的站立着。

“大校的车队来了!!”

人群中,不知谁嘟囔了一句,就见几辆黑色的军用悍马,正缓缓朝他们这边驶了过来。

车,停下。

一抹颀长的黑色身影从车上迈了下来。

在对上那一双漆黑如曜石般的深邃眼眸时,千橙一贯淡静的小脸蛋上闪过一抹不着痕迹的惊慌。

意外,竟然是他!!

那个,五年,未曾见过一面的男人!!

唐泽尧!!

千橙不得不承认,五年不见,相较于从前那个狂野不羁的他,此刻更加显得成熟内敛了几分,也更多了些让女孩们痴狂追逐的男性魅力。

“唐大校辛苦了!!”耳畔间传来士兵们铿锵有力的大喊声,军礼齐刷刷的进行。

而唯有人群中的雷千橙愣在原地,未及时行军礼。

唐泽尧的视线直直的落定在千橙那张冷艳的脸蛋上,唇间,一抹若有似无的轻笑,清淡的眸光渐渐变得灼热。

迈开修长的双腿,一步一步,走近她。

“千橙……”

低沉的嗓音,轻喃着她的名字。

没有惊讶,有的只是一贯属于他的泰然自若。

即使,五年不见,他对她,依旧云淡风轻。

他的态度,像一支利箭,狠狠的穿透彼岸的心脏而过……

竟还是,有些疼!

千橙凉淡一笑,冰冷且疏离,“唐大校好。”

“大校,原来你跟千橙是旧识啊?”顾团长忙上前与唐泽尧握手。

“挺熟的。”他微笑。

“不太熟……”她态度漠然。

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

而答案,却完全背道而驰。

顾团长有些尴尬,唐泽尧却依旧只是轻淡一笑,解释道,“我是她叔叔……”

说完,他忽而偏头看向千橙,漆黑的眼底掠过一抹挑衅,问她,“只是不知要到什么地步,咱俩才算熟?”

“……”

夜已深——

终于,工作结束,千橙拖着疲倦的身子回自己的单身公寓去。

进了屋,来不及开灯,才要阖上玄关门,忽而,只觉一股霸道的力量将门挡住,下一秒,一抹高大的黑色身影及时闪了进来。

“谁?”

千橙警觉的要去开灯,然,下一瞬微启的樱、唇便被一双火热的唇瓣紧紧咬住,吸吮。

才不过一秒的时间,千橙便了然,来者何人。

太过熟悉的烟草味,还伴着那淡淡的versace香草香,透过湿热的深吻,一点点传送到千橙的檀口中……

清澈的眼底,笼上一层薄薄的水雾……

她挣扎着,执拗的想要退开这个让她痴醉的吻,“唐泽尧,你放开我……”

唐泽尧没有理她,只一味的将这个久违的吻,一路加深加重!

大手霸道的捉住她的小手置于头顶,强健的身躯将她扭捏的小身子紧紧摁压在玄关门板上,任由着自己灼热的突起物,抵住她那敏感的私处……

“擅闯女下属的公寓,是领导……该……该有的作风吗?”

千橙的呼吸有些短促,说起话来含糊不清。

终于,唐泽尧狠狠的在千橙的红唇上咬下了一口,才放过了她,清冷的瞪着怀里满脸微红的千橙,哑着声音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到什么地步了才算熟?”

千橙喘着气回瞪他。

“亲过?爱抚过?这样算不算熟?”唐泽尧低头,凑近千橙的耳际,轻喃着问她,语气轻挑,态度漠然。

大手,竟肆意的抚上千橙柔软的雪峰,隔着衣物,粗暴的揉、捏着。

“唐泽尧,你再这样我可以向上级汇报你的恶劣行为!!”

“是不是非要上过床了,咱俩才算熟了?”对于千橙的威胁,唐泽尧完全置若罔闻,大手直接往她的衬衫底里探去。

而身前的小女人突然就放弃了挣扎,任由着他对自己上下其手,只凉淡的睇着他,幽幽道,“小叔,这样在自己的小侄女身上摸来摸去,你就不嫌恶心了?”

唐泽尧幽邃的黑眸深陷了下去,唇间浮起一抹妖孽的笑,没心没肺道,“恶是恶心了点,不过好在……味道比以前美多了!”

“……”

【这是一本伪军官文,但也是一本伪黑道文,更是一本伪禁忌文,本文水比较深,嘿嘿,喜欢的亲们走起来!唐少主的儿子唐泽尧先生闪亮登场啦!试读章节,慢慢献上,热烈欢迎亲们跳坑,12号正式开文!!】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