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口工里番全彩本子

忽然袭来的巨大力道直接将坐在轮椅上的绿发青年踹倒了。

一道杀猪般的尖叫响起,跌倒地上的绿发少年整个身子缩成了一团,痛得脸色一片煞白。

“活该!叫你昨晚想打本姑奶奶的主意!”楚钰也认出了这人就是昨晚在小巷口拦截自己的那两个匪徒之一,看见他被陈锋踹倒,不由得解气道。

昨晚如果不是陈锋忽然出现,后果不堪设想。

“兄弟们,给我上!今晚不将这小子凑成一个猪头,不让这小子也断掉另一条腿,我绿毛就不叫绿毛!”绿发少年抬头朝陈锋恨声地声嘶力竭道。

经过昨晚的教训后,绿发少年也知道陈锋的伸手远在一般人至上,但是他仗着人多势众,加上此刻再次被陈锋踹了一脚后更是胸中恼怒更甚,

至于这里是医院门口又怎样?他们既然敢在这里动手,自然心中有数。

其他几人看见陈锋居然敢在众人的虎视眈眈下直接对绿发少年动手,同仇敌忾的情绪下又被陈锋当做空气一样轻蔑,都呼啦一声朝陈锋逼去。

“峰哥哥怎么办,他们那么多人,雪姐不能再耽误太久了。”楚钰看见众人逼来,脸上却不再有害怕的神色,而是着急地朝陈锋道。

她毕竟只是哥女孩子家,虽然胆子不小,遇到这种事情一时间却也手足无措了。

讲理?这些人一看就是来故意找茬的。

动手?楚钰虽然知道陈锋的身手不凡,但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围在四周的足足有十几只手。

“兄弟们,这小子只有一个人,我们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毕竟这里是医院门口。”其中一人道。

其余人顿时点头,同时满脸狠色地朝陈锋和楚钰两人逼去,完全拦住了两人的去路和退路。

感受到周围匪徒的煞气,楚钰吓了一跳,连忙紧紧靠在陈锋身边。

“他们……”陈锋怀中的林雪怡睁开了眼睛,气息衰弱道,她也意识到了三人此刻的处境已经异常危险。

此时高烧异常严重的她身体非常烫,陈锋感觉自己就像抱着灼热的火炭一般。

“你别说话,有我在。”陈锋低首朝林雪怡道。

已然无力气的林雪怡微微点了点头,便又闭上了眼睛。

“小子,现在你就嘴巴逞能吧!等下把你打趴了,我们再好好和两位美女讨教讨教如何逞能!”拦在前面的一个混混道。

陈锋双眸如刀,冷冷地朝围在前面的两人看去。

那两人居然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陈锋的双眸给他们的感觉就如同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嗜血的狼王一般可怕。

“小子,你吓唬谁呢,以为看一眼老子就怕了?告诉你,小爷就是被吓着长大的。兄弟们,我们一起动手,将这小子废了,替绿毛和还在病床里躺着的葱苗报仇!”

“上!”

几个混混一齐握拳伸掌朝陈锋打去,其中两人伸手抓向楚钰。

他们都是打惯了架的小混混,此刻陈锋怀中抱着一个人,身边还有一个人需要保护,混混们相信即使他手脚通天也难有对抗之力。

看见周围那些人一齐出手,陈锋目光一边却不慌乱,稍稍弯腰将林雪怡保护起来后,不理会身后一个混混打来的拳头,直接一脚伸出将抓向楚钰的那人踢去。

那人的身子顿时被踢得凌空飞出,陈锋的背后也挨了重重一拳。

但他受了一拳后却一声不哼,暂时解了楚钰的危险后,身形一转挡在了楚钰的身边,又是一脚踹向另一个打向自己的混混。

陈锋每一脚踢去的速度都快如疾风,力道更是重越百斤,被踢到的混混几乎没有一个不倒地的。

混混们虽然仗着人数优势,却一时间奈何不了陈锋。

“小子,今晚小爷叫教你好好做人!”陈锋身侧一个匪徒脸色一狠,倏地从腰间抽出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小刀,就朝陈锋的腰间刺去。

“找死!”感受到侧边危险的陈锋目光一边,左手紧抱住林雪怡,右手如毒舌吐信般忽然伸出,五指呈虎口状一下子扣锁住了那握刀刺来的混混手腕,接着手腕一用力,居然

忽然两道耀眼的车灯光照射在他们身上。

咻!

两辆车同时停在了旁边,一道不怒自威的声音从车上传了出来。

“你们要干什么?”

肥胖的黄老板从车上走了下来。

接着又有十几个人从两辆车里走了出来,他们跟在黄三身后,都是目光不善地盯住众人。

“黄老板,你来得正好,这小子就是欺负我们绿毛兄和葱苗兄的那个小子,现在还揍了我们,快替我们报仇!”听到难道声音,数个倒地的混混们都是脸色一喜。

他们相信黄三肯定是帮助自己人的,他们几个毕竟都是跟随了黄三多年的手下,即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混账!连他你们都想打主意,真是瞎了你们的狗眼,我昨晚不是一脚警告过绿毛和葱苗不准惹是生非?”黄三走了过来直接又是一脚踹在那人身上。

“还有你,以后不要再让我看见你!”黄三急走几步,又是一脚重重地踹在躺在地上的绿毛身上。

别看黄三这人看起来就是个标准的商人模样,整天都是笑眯眯的如一尊弥勒佛,但是他们可是很清楚黄三能够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靠的可不是和和气气的一面。

看见黄三忽然发怒,混混们心头一惊,却不再敢多说半句。

他们都是目光愤恨地看向陈锋。

黄三却换了一副笑脸走向陈锋,满脸悔恨歉意道:“陈兄弟,实在不好意思,都是我的错,想不到那两人会在这里给你添麻烦了。”

“黄老板,这些都是你的人?”陈锋目光疑惑地扫了黄三一眼。

如果这件事情是黄三故意演戏给自家看的,那自己倒要重新估量下这黄三了。

“是的,这都是我的疏忽,管辖不严,听到酒店我的人给我打电话说你好像遇到事情离开酒店后,我便急忙赶了过来……”黄三脸上冷汗落下。

“是么?我有事要进去了。”陈锋却不再多说,对楚钰使了个眼神后便抱着林雪怡朝急诊室走去。

黄三却连忙跟上,边走边开口道:“明天将在隔壁县城举行一场三城网吧联赛,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参加?”

黄三这人混到了如今的地步,在这小地方里也算得上十个人物了,钱也赚了不少。

他没别的兴趣,偏偏就是喜欢游戏,尤其是竞技类游戏。

像他这样已经40岁左右的人了,偏偏却还喜欢上游戏,这实在让人很难理解。

但是这就是黄三,这也许是陈锋不想因为苏龙的事情而迁怒与他的原因。

对于热爱竞技游戏的人,即使惹了自己陈锋也总是会网开一面。

但是陈锋此刻却没空搭理

“你可能没兴趣,不过昨晚生日的那位小兄弟若是能参加这样一个比赛磨练下,应该是件好事吧?”黄三急走几步又道。

“明天我会打电话给你。”陈锋脚步微微一顿终于说道,言罢便抱着已经昏迷不醒的林雪怡走到了急诊室里。

那些早已注意到医院外发生事情的值夜医生和护士,看见陈锋抱着病人进来终于齐齐松了一口气,连忙围在病床上的林雪怡周围忙碌起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