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葡萄放到下面

姜旬和姜燕就在姜家,他们也在姜家参加凌天大比之列。[w w w.x s 9 8.c o m 小说酒吧]说实话,这些年来两兄妹在姜家的身份有些尴尬,父亲闭关多年,而当初家主夺权之时,他们年幼,而自己父亲似乎和家主发生了一些矛盾,导致家主掌权之后,父亲闭关不见客。

别说是他们,就连母亲都不见得能见上一次。姜家这么多年来发展的愈发壮大,若不是当年父亲在家中还有几分威名,再加上自己二人是家主的嫡亲侄儿侄女,只怕是两个人早就被那些所谓的亲戚啃得骨头都不剩下了。

就是这样,两个人在姜家也是被排挤的厉害。

再加上母亲又是一个温善不与人争的性情,就是一些得势的姜家远亲都敢对两个人指手画脚。

若不是两个人在修行之上还算不错,只怕是姜家都没有两个人的容身之地。

十多年来,两个人对于父亲的印象已经渐渐淡漠,由最开始的不解到后来的失望,怨恨。很多人都说姜峰已经死了,让他们兄妹不要再报什么希望了。

就连母亲也都不抱什么希望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家主大人告诉他们两个,他们父亲出关了,要他们两个打扮一番去见他们父亲。

两个人没有明白什么是打扮一番的时候,就被人拉走了,等到两个人回过神来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已然是换上了新衣。

姜旬的衣服是天蚕丝做的无秽袍,脚上的鞋子是龙魂兽的外皮制成的定魂靴,腰间的腰带是用地龙兽的筋制成的龙影带。身上的玉佩更是隐隐发出异样的灵力波动,虽然姜旬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很明显这东西不是凡品。

他记得在他堂兄姜天成的腰间就有一个和这个一模一样的玉佩。

等他看到妹妹的时候,更是惊讶万分。

妹妹如今已然是十五岁了,虽然从小是个美人胚子,但是家中的吃穿用度都被克扣的厉害,几年来无论是自己还是妹妹连同母亲都没有置办过一件新衣。

人靠衣服马靠鞍,妹妹经过这么一打拌,就连他这个做哥哥都颇为心动。

一身青衣完美地把妹妹的身材展现了出来,青衣之上点缀了几朵不起眼的红梅。两个手腕之上带着紫色的手链,脚下一动,手链发出清脆的声像。这声音带着一种奇怪的旋律,让人忍不住去听。长发披肩,左右各有一束被一条白色的丝带束在一起,一如以往的青艳。

左右两耳都带着耳坠,这可是在以往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就连颈上也带着一串晶石项链。许是对这些东西都不适应,姜燕走路的时候还会一扭一扭的。四五个婆子跟在姜燕的身后对着姜岳猛夸,说的姜燕脸都红了。

两个人这样的举动,顿时间惊动了不少人,很快就有消息在姜家传开了。

姜峰出关了!

这个消息可谓是晴天一道霹雳直接劈中了不少人,那些以往对着姜旬姜燕不好的姜家子弟顿时间都坐不住了。

谁都知道,早在十多年前姜峰就已经是姜家的第三高手,更是混元境的大修行者。只是这么多年来家主对于姜旬姜峰的态度让他们以为这个家伙只怕是已经被家主给杀掉了,就算是没有死也绝对不会再出来了,谁让他当初不长眼地跟着那个姜凡。

现如今姜峰要出来了,岂会放过这些人。

一大帮人都堵在了外边想要和两兄妹拉拉关系。

一个混元境的大高手,等到人家出来了,就算是姜旬和姜燕想要不得意都不行。

可是两兄妹是什么人,在姜家这样的世态炎凉早就已经是看的清清楚楚,两个人最开始的慌张之后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两个人先去跑到母亲那里,把这里的事情和母亲说了一下,这才跟着姜家大总管去见自己的父亲。

姜坤长叹一口气,这件事总算是有个了结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凌天大比了,虽然说参加的都是三十岁一下的青年才俊,可是要是没有老人在路上护着,只怕是这些青年才俊肯定会被那些老东西啃得骨头渣子都剩不下来。只要是能搭上中州道门的线,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是可以的。

姜坤回到房中坐下,他并不担心自己这位三弟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三弟软弱,最多回来以后闹上一番,最多只会让自己肉痛一下罢了,却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他现在担心的是中州道门的态度。

因为姜凡的关系,中州道门对于姜家的示好总是看都不看。现在最重要的是抓住眼前的机会才是。

而且现在已经五月份了,去凌天宗的路上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到时候再布置一番,至少需要一个月。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想到这里他吩咐道:“去吧大长老请过来,就说我有要事相商。”

下人去了。

姜坤在忙,其他人也在忙,在姜岳和青冥子消失的这三个月,那些个一心想等着姜岳和姜家两败俱伤的人们失望了,本以为姜岳和青冥子摆出这么大的阵势,肯定是要大干一场,可是到了后来才发现两个人是虎头蛇尾。

没有了姜岳和青冥子的威胁,永州也开始渐渐恢复以往的平静。

只不过这个恢复却是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若是不能把姜岳和青冥子两个人抓住,即便是这些小家族再次回到姜家的统帅之下,也不过是面服心不服罢了。

若是姜峰没有能在一个月内抓到姜岳和青冥子的话,他就只能带着家中的这些青年才俊去参加凌天大比,而自己这位三弟要守着家。

树大招风啊。

而且最近他越发地感到不安,离着那个小子说的半年时间越来越近。尤其是这几天,他总是会做梦。

梦到那天自己把刀插进兄长的后背。

门响了,一个侍女端着一盆清水进来,姜坤来到侍女跟前刚把手伸进盆中,却是一下愣住了,看着水中的倒影,他才发现,水面上那个自己须发已然斑白。

一瞬间,姜坤竟然有点认不出来自己。

修行者虽然修行到了一定的程度,容颜基本上就不会改变,可是随着岁月的流失,容颜终究会发生变化。只是相对于时间来说,变化非常的小。

姜坤愣住了,呆呆地看着眼前水盆,忽然间脸上闪过一丝怒容,一掌就把面前的铜盆拍飞。

被吓得魂不附体的侍女哪里知道自己老爷到底是为了什么发火,顿时间吓得跪在地上磕起头来。

“老爷饶命,奴婢知错了, 老爷饶命,奴婢知错了……”

“滚出去!”

侍女连滚带爬地滚了出去。

姜坤深深吸了一口气,忽然间就感觉身后一凉,他猛然回过头来,可是让他惊讶的是,那种感觉立刻消失无踪,姜坤手上一翻,神识立刻就附在了天将城的守城大阵阵眼之上。

没有什么异样?

莫非是自己的错觉。

回想这些天来自己每每做的噩梦,他的脸上露出点点苦色,老了老了,疑心病却是越发地重了起来。

“啪啪……啪啪……”

豆大的雨点打在窗户之上,烦闷到了极点的空气终于湿润了一点。执事长老绍川的到来终于让姜坤那颗烦躁的心安静了下来一点。若是此刻姜坤能透过窗户朝西看看的话,就会发现点什么。

天将城的席面有一座白塔,这座白塔是三十年前,姜家崛起的时候,姜凡自己亲自立下来的。

白塔作为天将城中最高的建筑,却是很少有人敢上。自从十四年前,姜坤夺权之后,更是几乎成了城中的禁地,若是姜坤朝这里看上一眼,他就会发现白塔的最高层上多出了两个人。

而这两个人正是他不安的原因之一。

姜坤虽然不是顶级的阵法师,可是天将城的守城大阵他已经浸淫十余年了,心神一动便能清楚城中的所有变化,可是能让一个炼魂境的大高手都感觉不到,那只能说,这两个人要比姜坤的修为高出一个层次才有可能。

这两个人站在白塔的最高层,对视着对方。

男的是个老头,邋遢无比,在他的嘴角,还挂着一根青菜,只见他一边看着对面的清丽到了极点女子,嘴巴抽了一抽,把嘴边的青菜吸进嘴里,然后笑嘻嘻道:“青叶前辈,没有打扰到你吧。”

青叶长长吸了一口气,低低地吼了一句:“滚。”

青叶虽然语气不善,可是身上却是摆出来一番防御的姿态,在天将城中,她脱身并不难,可是要同时应对眼前这个老头和姜坤却不是那么容易。

因为这个老头真的很厉害,即便是他也没有把握能赢了他,因为他的名字叫乱来。

中州道门之中最没有规矩的那个人。

╂上 小`说`巴`士 W W W.X S 8 4.C O M 搜索书名看本书最新章节╂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