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吧兄弟第三季第四期嘉宾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这目光来自于秦罗旋旁边的那男子,热烈的目光夹杂着些许不明的玩味,似乎含笑,但那笑近于嘲讽,又似戏谑,总之意味颇多,苏重锦分不清他究竟表达什么。

“新娘子这就想走吗?还没给本王敬酒呢。”那男子开口说,声音不徐不急,看似玩笑,又有些较真。

“这位是沧海国的灵王殿下,锦儿来认识一下,将来麻烦殿下的地方还多着呢。”项清啸拉住想要离开的苏重锦笑说。

话说得有些小心翼翼,显得很是卑微,这也是身份千差万别的两个人该有的姿态。

灵王秦彻!

这个名字,苏重锦可不陌生,这是她打劫过的小肥羊,那次收获很大,金银财宝珠玉绫罗,应有尽有,着实让山寨里的弟兄们高兴了好一阵子,也胆颤心惊了好一阵子,因为在财物中还有一块这位灵王殿下的玉印,通过这块玉印才知道他们打劫了一位大人物,由于生怕这位大人物来查找货物下落并向楼南国要个说法,如果这样的话,野凉山山寨肯定很快就会被朝廷兵马并发兵攻打,所以大家心里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非常不踏实,不过好在后来一直风平浪静。

上次太子项清默和项清啸一起去攻打野凉山时,太子随从中有人暗算苏重锦,幸好项清啸及时出手相救才免遭伤害,结果那人掉落一把黑铁短剑被项清啸捡到,那把短剑也是这位灵王殿下的财物一部分。

没想到和他在自己的成亲礼上狭路相逢了,苏重锦心头震了震,原来是故人。

看了眼项清啸,发现他正垂着眼躲闪秦罗旋的目光,她很满意他的表现,于是执壶亲自给秦彻倒了杯酒,双手奉到他面前,莞尔一笑:“请灵王殿下满饮此杯!”

秦彻的目光在她脸上停顿了一下,并没有直接接酒杯,而是转头对项清啸说:“八皇子好难耐啊,一回国就娶了这么一个天仙般的王妃,本王本来并不想来参加这成亲礼,后来听闻这八王妃不仅有倾城倾国之貌,性情也是不同于寻常的大家闺秀,这才有了兴趣,今日一见,呵,果然是——令人过目难忘啊。”

苏重锦抿抿嘴唇,他这是什么意思?奔跑吧兄弟第三季第四期嘉宾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公然**她嘲笑她?但似乎话里有话,难道替秦罗旋出头找场子?好像没那么肤浅,故意让项清啸难堪?有这个可能。

一瞬间她百念齐闪,也没弄懂秦彻的意思,最后一言未发,只能静观其变。

项清啸朝秦彻拱拱手,谦逊地道:“谢灵王殿下能够赏脸前来,啸感激不尽,他日回到沧海国,再另设宴席宴请殿下,请恕今日招待不周之罪。”

秦彻摆摆手,意味深长地看向苏重锦:“那倒不必了,能目睹新娘子仙姿芳容胜过万千的山珍海味。”

干嘛总拿我说事?苏重锦心里老大不满,这奔跑吧兄弟第三季第四期嘉宾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要是放在平时,不是开骂就是开打了,可是现在她是八皇子的新娘子,得端庄,得矜持,归根到底,得忍。

苏重锦想低眉垂眼做个淑女,可是举杯的手累得发酸,而那个灵王殿下却像个话痨拉着项清啸说个没完,这明显是在故意给她难堪,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他就这样虐待她,看来真的是替那个秦罗旋出气了,不过,那也得看她愿意不愿意受那个气。

“夫君,说了这么多话,你渴了?”苏重锦侧头关切地问项清啸。

项清啸轻咳一声,点头:“你这么一说,确实有点。”

“那赶紧润润嗓子。”苏重锦赶紧把敬给秦彻的酒端过来送到项清啸嘴边,目光殷切地示意他快喝。

项清啸对她一笑,也不介意那酒是敬给谁的,当下接过仰头饮尽,把空杯放在了桌上。

这一幕,无数双眼睛正看着办呢,那酒明明是敬给灵王殿的,转眼就让新郎喝了,这算什么事儿?便有人小声嘀咕了,可这夫妻二人跟没事人似的,互相凝望一眼,相视而笑,甜蜜恩爱尽在不言中。

“夫君,灵王殿下对您这么热情,看来你们的情谊很是深厚啊,可是夫君,可不能为了老朋友而怠慢了其他贵客,不然别人该笑话咱们了。”苏重锦情意绵绵的对项清啸柔声说。

“锦儿提醒得是。”项清啸深以为然。

“灵王殿下您不会见怪?”苏重锦看向秦彻笑得非常虚伪。

“那是当然。”秦彻的目光落在眼前空酒杯里,眼中闪过一抹玩味,但回答得相当利索。

“既然如此,夫君,我们去招待别的客人。”苏重锦拉着项清啸的衣袖就走,项清啸听话紧跟着她,演绎着妇唱夫随的恩爱。

哧啦!

苏重锦刚迈出一步,只觉得背后一沉,一声绵长的清响从身后响起,是锦帛撕裂的声音,而与此同时,方桌摩擦地面发出嘎吱锐声,激得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紧接着伴随着其后的是酒壶倒下撞击碗盘的陶瓷声音,而碗盘之间也没闲着,哗啦丁当撞成一团,声响分外大,惊得其他桌的宾客突然噤了声,都朝这边看过来。

苏重锦大惊,回头一看,自己的礼服衣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压在桌子腿下面,这所有的响声全是她迈动脚步衣摆扯动桌子发出的。

那礼服衣摆本来就是脆弱的薄纱面料,这样一扯,顿时就撕断了,独留一块垫在了桌腿下。

近边的宾客们本来就一直密切关注这一边,想来几个人斗斗嘴这出不咸不淡的戏码也就结束了,没想到新娘子还出了这种丑事,成亲礼上礼服撕坏这种事可不吉利,于是大家齐齐的向这位新娘子投来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目光。

苏重锦眼睛扫过桌子移动的距离,目光蓦地一沉,眼中怒意不由点燃,她刚才只迈了一小步,而那轻轻一扯,桌子根本移动不了那么许多,要不是有人暗中助力加大桌子的冲击,碟碟碗碗怎么可能撞击得那么厉害,看来这两位沧海国的客人今天是不想让她好过了。

“来人,护驾!护驾——!”

苏重锦的手伸到袖子里摸到一包毒药,正想喂给那灵王殿下让他尝尝被暗算的滋味,太监尖锐到撕心裂肺的声音骤然响起,撕裂这片刻的宁静,刺得耳膜生疼。

众人顿时大乱。

回头,只见那边十几个人正挥舞着长剑冲向楼南皇,而让人吃惊的是,刺客身上穿的衣服与项清啸府上的小厮一模一样!

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